童话故事:诅咒有效的王国

  从前,有一个处在原始森林中的王国,叫天演国。这个王国面积还不小,但四周被原始森林包围着,不和外界接触。谁要是想离开这个王国,一定通不过原始森林。因为森林里有很多奇怪的动物,比如手掌大的旱蚂蝗,咬住人的皮肤就死死不松口,不把血吸尽决不甘休;水桶粗的巨蟒,一口可以吞一米七六的人好几个;拳头大的蜘蛛,老远就能向人吐粘液,人一沾上,皮肤就会融化。就连这里的植物,好多都是非肉不欢的。总之啊,不坐上坦克,一般人是走不出去的。可是一般的人,哪里有坦克坐呢?

  如果人们在这个王国过得很幸福的话,肯定谁也不会萌生出去的念头。问题是这个王国的国王非常残暴,老百姓每天都偷偷骂,只是不敢公开。国王知道老百姓都在骂他们,但无所谓,反正听不到,耳不闻心不烦。他每天睡得香香的,胃口也特别好,一顿要吃一头小乳,其它鸡鸭鱼肉不计其数。普通的老百姓,只有糠和菜下肚,别提有多苦了。

  这种情况被操蛇之神报告到了天庭,操蛇之神是个爱管闲事的家伙,天天吃饱了就鼓着肚子满世界瞎逛,看见不平的事就要管,有一回看见愚公一家在挖山,感动得不行,求夸娥氏的两个有力气的儿子,把山挪了个地方。这次也一样,他请天帝主持公道,说:“帮帮那些可怜人吧。”

  天帝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天庭不能随便管人间的事,就像人不能随便干涉蚂蚁的生活一样。这件事,请恕我无能为力。”

  虽然这么说,但天帝这个人没有什么主见,禁不起操蛇之神一再恳求,作了一点点让步,说:“那好,我赐那里的百姓一个能力,他们以后的咒骂不再是没用的,而是有实际效果的。不管是谁,如果遭到一定数量的咒骂,那人的生命线就会缩短。所以,如果那里的百姓齐心协力诅咒他们的君主早死,他们就能如愿。”最后他要求,操蛇之神必须送他一盘他最爱吃的口水蛇,否则他虽然讲信用,答应的事不会改,但可能会拖那么几十年才生效。

  操蛇之神没给天帝反悔的机会,当天晚上就献上了一盘美味的口水蛇。天帝吃得很开心,之后打着饱嗝说:“今晚24点起,诅咒生效。”

  操蛇之神欢天喜地,来到天演国,变成凡人,告诉百姓这个秘密。一传十,十传百,没多久全国的百姓都知道了。不过很快,他就因为传谣被天演国的警察捉住,关押了起来。同时被抓的还有一伙老百姓。不过警方也没有完全当回事,诅咒有效?这样低级的谣言,谁会相信?警方准备拟个稿子,第二天直接在报纸上辟谣,也就行了。

  不过这天老百姓们晚饭吃得很早,月亮还没出来,就都关上房门,絮絮诅咒:

  国王国王是大坏蛋。

  天天吸我们的血,抢我们的饭。

  还骂我们是下三滥。

  希望这家伙赶紧死,死个稀巴烂。”

  国王才五十多岁,精力未衰,体格强壮,他觉得自己能活一百二十岁,因为他手掌的生命线非常长,一直延伸到手腕。虽然配备了一百个御医,但从未用过。当天晚上,他打完台球回来,就一个劲喊饿。御厨屁颠屁颠去吩咐开饭,但山珍海味络绎端上来的时候,国王突然奇怪地发现,自己丧失了胃口,甚至摆在面前的刚烤的小乳猪也唤不起他的兴趣。他看看窗外,月亮还没出来,他想:可能吃饭还是早了些,等月亮出来了再说。于是命令,把菜撤下去,等月亮挂上了树梢,再端上来。

  月亮很快就上来了,但国王的胃口并没有恢复。上厕所的时候,差点没力气系裤带,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手掌的生命线在急剧缩水,它像蚂蝗一样收缩,从手腕一直缩到了手掌的边缘。国王大惊,急忙喊御医:“快,找最好的十个御医来,十分钟内不来,都杀了。”

  好在御医虽然很长时间不用,但在严格的制度下,依旧天天按时上班。十个御医很快就都出现在国王面前。只是对国王的困扰,都束手无策。谁也没见过所谓的生命线真会缩水,这不科学,教科书上不曾记载,简直是荒谬。

  国王暴怒,指着那些医生的鼻子大骂:“我看你们都该死,早点死。”旁边的大臣、奴仆一看国王发怒,也都山呼,齐齐指着医生说:“你们都该死,早点死。”

  十个御医身体都颤抖了一下,霎时面色萎黄,其中一个御医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发出一声惊呼:“国王陛下,我知道您的病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刁民们在偷偷骂您。”

  国王道:“废话,这些我不知道?还用你说。谁他妈相信骂会骂死人?”他气得说脏话了。

  这个御医让其他九个御医都举起手掌,看着自己的生命线,果然都短了一截。有一个医生平时从未注意过自己的生命线长短,不清楚是否缩短。国王命令手下再一次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印证了前一个御医的判断,果真,诅咒确实有用。

  国王用剩余的一点力气嚎叫:“快,给我立刻发兵,去抓那些该死的流氓和蛆虫。”私下里他都把老百姓称为流氓和蛆虫,但平时在城楼上讲演时,还比较礼貌,一般称呼为同胞们,国民们。

  大臣立刻带兵出发,挨家挨户捕人,全关在监狱里,严刑拷打,要他们招认曾经诅咒过国王。之后按手印,之后悔过,之后要齐声赞美国王,才算过关。于是一批批人轮流被押到广场,要他们集体赞美国王:

  我王我王是天使。

  他一心为我们谋福利。

  为此把头发都熬白了,

  祝愿您活到一万岁。

  全国人民都欢喜。

  站在城楼上的国王看见自己的生命线急剧伸长,很快就回到了原有的长度。他开心得哈哈:“真是因祸得福啊,本以为要死在这帮泥腿子手里,谁知反而可以万寿无疆。”

  他下令把人全部放了,不怕他们回去翻天,因为他现在可以根据自己生命线的变化,来预测有没有人骂他。骂的人少,那是没关系的,生命线只是会波动,不会有明显伸缩;骂得多了,就可以抓人。与此同时,他也花钱收买了一部分人,专门给自己祝福。虽然人数没有全体老百姓那么多,但至少可以抵消一部分偷偷的诅咒。事实证明,这一套很管用。他现在高枕无忧了,下令:“我快饿死了,快点开饭,这餐要吃两只小乳猪。”

  从此以后,国王的胃口比以前好得多,天演国的百姓过得比以前更苦了。他们纷纷私下抱怨:“要是不出这件事,国王活到一百二十岁,终究会死,我们虽然苦一点,新国王上台,说不定会仁慈一点,我们的儿孙还有望改善。但现在这个畜生,不,伟大的国王万寿无疆,我们可怎么办呢?”

  这些话都被操蛇之神听去了,他很难过很难过,又跑去见天帝,求天帝把国王一家雷劈了算了。天帝摇摇头:“跟你说过多少次啦,虽然人类被我庇护,但我不能干涉他们选择的自由,他们选择了什么样的国王,就该享受什么样的待遇,这是原则。天上的归天上,世俗的归世俗。就算我劈死这个国王,再来个国王仍旧是这样,我能怎么办呢?难道再劈死他。”他最后说了一句狠话:“就算你以后再也不给我吃口味蛇了,我也不能破坏原则。”

  操蛇之神只好怏怏地走了,他觉得愧对天演国的百姓,干脆躲到了深山里,不再出来。

  国王也从此取消了刑罚,凡是自己看得顺眼的大臣,他就号召大家赞扬他,祝愿他长寿,不顺眼的,就号召大家诅咒他,要他早死。都很见成效。很快,国王最宠爱的大臣,生命线都变得很长,虽然活不到万岁,但高的活几千岁,低的活几百岁,都很满意。那些失宠的,则被全国老百姓天天诅咒,不多久就呜呼哀哉了。

  有人说,老百姓自己也可以互相祝福万岁啊。当然,道理是这样,但不管是祝福还是诅咒,都要达到了一定的剂量才会产生效果。况且,万岁这个词,是国王才能用的祝福语,普通老百姓一旦用了,很难避免别人去告发,所以国王绝不担心老百姓活得比自己长,他还有句很有道理的话:“穷得上顿不接下顿,还每天要做苦力,活百岁都嫌长,活一万岁,那不是找罪受?”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国王、宰相等一干宠臣过得倒开心,但王太子不开心了,因为国王不死,意味着他永远也继不了位,掌不了权,这样的话,王太子这个称呼就名不副实了。他想了一万个方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但都觉得不行,最后决定出狠招——干掉国王。不过国王护卫众多,出门都要清道,在家层层警卫,王太子觉得人手不够,于是把宰相的儿子找来,一起商量。因为宰相也成了九千岁,他想取代父亲的位置也遥遥无期,两人可以说是同仇敌忾,一拍即合。两颗愤怒的脑袋凑在一起商量,怎么把国王宰相和众宠臣一网打尽,自己取而代之。为了百分百成功,他们决定联络了其他一些宠臣的儿子,都是平时玩得好的,可靠的,也得到了热烈响应。最终,他们约好了一个日子发动政变。

  如果没有发生下面的意外,他们的计划很可能会成功。可是,意外偏偏就发生了。

  在政变的前一天,国王的某个宠臣驾着马车在马路上溜达,一个铁匠的两个孩子在马路上玩耍,被卷到了车轮下,一下子就没了气。这下闹得群情愤激,大家一起围住这个宠臣。宠臣非常骄横,问:“你们围住我想干什么?还讲不讲道理了?”

  群众一向都恨国王和他的下属不讲道理,听宠臣这回要跟自己讲道理,都激动得不行,齐齐回答:“当然讲道理。我们最怕官府不讲道理啊。”

  宠臣点点头:“那就对了。我问你,刚才我的车走的是什么路?”

  群众齐齐回答:“马路。”

  宠臣乐了:“这就对了,既然叫马路,当然是马走的路,这两个小东西跑到马路上来和马抢路,怨不得马撞他们啊。所以啊,是他们自己找死,不关我马的事。”

  群众一听傻了眼,看来讲道理也讲不过官府啊,自身只是做奴才的命,还是认命吧,于是哀叹着散了。可是铁匠太伤心了,他虽然反驳不了宠臣,但一双儿女的惨死让他失去了理智,他抡起手中的大锤,就向宠臣砸去。宠臣正在洋洋得意,没料到铁匠会动手,猝不及防,被铁锤砸中脑袋,一翻身死了。

  宠臣的护卫立即捕获了铁匠,这倒不打紧,关键是宠臣死了。他的生命线虽然很长,但长寿的前提是在没有外力伤害的前提下,要是被刀砍中,生命线再长也是不管用的,一般把这种情况叫“死于非命”。

  在宠臣风光的葬礼上,宠臣的儿子假装悲伤,心中却暗暗高兴,这意味着不用杀死老爸,也可以继承老爸的位置。既然如此,何必再参与政变呢?于是他偷偷跑去见国王,把王太子和群臣儿子的阴谋全部告诉了国王。

  可以想象国王是多么愤怒,他马上召集群臣,把阴谋宣布,群臣也气得够戗,他们讨论了一个小时,取得了共识:既然我们都可以长生不死,要儿子何用?以前,养育儿子可以在自己老了以后照顾自己,在自己死后给自己上坟,那是对自己有好处的,然而现在,养儿子就像养老虎,要吃了自己,还有什么意义?儿子,已经失去了存在价值。

  在这个共识基础上,他们达成了一致判决:将每个人的儿子全部杀了。

  天演国的百姓突然听说国王破获了一个强大的政变集团,都很震惊。他们齐齐拥到广场上去看杀人,眼看这刽子手一刀一个,把国王和群臣的儿子都杀了,心里满高兴的,因为王太子和那些群臣的公子哥儿平日也欺男霸女,很嚣张的。所以,他们一点都不同情。只不过回家之后又各各哀叹,其实也没什么高兴的,国王和宠臣们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并不能改变他们继续被奴役的事实,还是早点睡觉,蓄点精神明天继续干活的好吧。

  国王和宠臣们现在算是清除了身边的大患,再也没人能觊觎他们的位置了。不过国王的卫队长却起了歹心,他觉得,既然国王没有合法的接班人,杀掉他,自己坐上那个位置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时候,谁也不是合法的继承人,谁又都是潜在的合法继承人,拳头大的说话。卫队长掂量了一下自己,当了十来年的卫队长,拳头应该是比较大的。于是他召集自己的心腹,讨论了这个问题。心腹们也觉得有理,这样的政变基本没有风险,事后没有苦主,何乐而不为呢?

  他们选好了一个吉祥的日子,就是天演国国庆的那一天,在那天国王和宠臣会全部出席。卫队长磨刀霍霍,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但他们不知道,操蛇之神最近又去了一趟天帝那里,送上了两盘美味的口水蛇。天帝开始很警惕,不收这个礼:“要我帮你雷劈天演国的国王,我做不到。”

  操蛇之神说:“我怎么会要求那么过分,今天来,完全是为了叙旧。”

  天帝说:“叙旧那就最好不过了,别反悔,反悔也迟了。”说着抓起口水蛇就往嘴里送。

  操蛇之神看他吃得差不多了,说:“我不要求你杀人,但是希望你解除魔法,那魔法给天演国带来了更大的灾难。”

  天帝说:“你很狡猾,时间过去了六十年,现在天演国的国王起码一百三十岁了。魔法一解除,祝福就失效,国王马上就死,还不是等于杀人。”

  操蛇之神说:“这本来就违背自然规律,解除它,我情愿受罚。”

  天帝突然换了表情,语重心长地说:“其实啊,天演国的百姓也确实出乎我意料,本来我以为,他们同仇敌忾诅咒国王,国王一下子就死了。谁知反而让国王如鱼得水,你猜是什么原因?”

  操蛇之神垂头丧气:“我知道,因为他们中很多人很贱,觉得国王虽然残暴,但有魄力,是纯爷们,心底里其实很景仰,没有参与诅咒。”

  天帝点头:“所以说,这样的国民,不值得你去拯救。”

  操蛇之神说:“我不想拯救他们,只想解除魔法。”

  天帝觉得操蛇之神很执拗,但经不起他的软磨硬缠,最终还是答应了,他说,解除魔法定在天演国国庆那一天的中午十二点。

  国庆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国王没有发现卫队长的计划,实际年龄一百三十岁的他,仍旧保持着五十岁时风采,他的那些宠臣也同样。老百姓庆贺的花队走过城楼,欢呼雀跃:“国王是我们的大救星,万岁万岁万万岁。”国王在这种场合倒还算给百姓一点面子,没有称呼他们为“蛆虫和流氓”,而是称之为“同胞”,他挥舞手臂,有力地回应“同胞万岁”。当然,他知道没什么同胞,那些“同胞”也不可能万岁,他一个人的祝福没有这么大的力量。

  百姓报以成倍的欢呼“国王万岁万万岁”。每一次这种吹捧的浪潮过去,国王脸上的光芒就增加几分,显得越发年轻,像神一样威武,这让卫队长有些恐惧,他感觉自己凭武力和国王单独搏斗,也可能不是国王的对手。他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拔刀的时候。突然钟楼当当当敲了十二下。他看见国王的脸上突然皱纹横生,刚才还刚劲有力的手臂像面条一样耷拉了下来,“同胞万岁”四个字没讲完,就卡在“万”字上,中气不足。国王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用尖锐但微弱的声音辱骂:“你们这些蛆虫和流氓,难道又在暗地里骂我……”,但他似乎也知道这不可能,他看着周围的群臣,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因为他身边那些宠臣,也个个变得又丑又老,像千年老树,他们喝喝地呜咽了几声,直挺挺倒下,死了。

  卫队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他没有死,但也迅疾衰老了二十岁岁,当了十几年卫队长,他收到的祝福也不少。他哀叹一声,跪了下来。政变不需要了,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做国王,那些强壮的士卒不会再听他指挥。

  天演国换了一个新国王,是军中一个号称少壮派的强人,他填补了政治真空。他身体强壮,虽然不再能长生不老,但现在仍旧过着人五人六的生活,每顿要吃两头烤乳猪。

  

  

推荐阅读:

天津海昌极地海洋世界 赏人鱼童话深邃的海底剧场

安徒生童话故事:《狠毒的王子》

民间故事,向大海起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