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的格林童话《儿童与家庭童话集》比你看过的更恐怖

  相信各位朋友小时候都读过《格林童话》,说起《灰姑娘》《白雪公主》《青蛙王子》...这些故事真的是太美好了。故事圆满,善恶有报,皆大欢喜,以至于影响了我们童年世界观的形成。

  平田昭吾的グリム童話絵本引进国内后,更是引发了小朋友们对未来的憧憬和幻想

  久而久之,当我们提起格林童话,脑海里可能都会下意识地想起这样的美好场景:在森林深处有个小木屋,木屋的墙壁上镶着一个大壁炉,炉前是一张橡木桌,桌上的银制烛台正在徐徐燃烧,火焰暖黄整个了房间。

  而格林兄弟就在屋内,手中握着鹅毛笔为小朋友们创作童话。想想都温馨。

  

  多年后,曾经沉迷于格林童话的小朋友们长大了,却发现,自己源于童话的价值观在逐渐被撼动。一位名为“光良”的吟游诗人参透了一切,将大家的心声转化为了金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在音像店、手机彩铃、两元超市无数次被传唱。

  既然如此,童话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单纯为了哄小孩子吗?或者说我们看到的《格林童话》,会不会是“删减版”?

  01残酷的童话

  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一个概念,所谓的《格林童话》并不是格林兄弟编写的。他们其实只是讯息的搜集者。他们几乎不加修改地从农民、知识分子等不同阶层市民口中听来,或从德国的民俗书中搜集故事,然后编纂成了《儿童与家庭童话集》(《格林童话》的原名)。

  第一卷《儿童与家庭童话集》(1812年)的卷首插画

  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格林童话》其实正是删减版。由于初版《格林童话》上市后,其中有些内容并不适合孩子阅读,出于种种考虑,格林兄弟不得不对其进行了删减和加工。

  

  这样具有传奇性的故事,给了日后很多创作者想象空间,比如前些年网路间流传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血淋淋格林童话》,这些图书在引进中文市场后总会打着“格林兄弟原著”的旗号,其实都是后人编纂,欺世盗名的作品啦。

  日本作家桐生操对《格林童话》的再加工:白雪公主是被王子的家奴殴打背部才把毒苹果咳出来的

  不过,《格林童话》最初没在市场走俏确是因为里面充斥了太多黑暗元素。甚至,读完后仔细想想,原版故事比起后世改写的童话还要恐怖。

  比如著名的杀妻狂魔《蓝胡子》。(这个故事在初版中确实存在,曾被格林兄弟整体删除过,但不知道为啥后来改编又加了回来)

  故事是这样的,一个落魄贵族家的幺女嫁给了家财万贯的蓝胡子,住进了他的城堡。某日蓝胡子要远游,就交给了幺女一串钥匙。他说,“这些钥匙都可以用,唯独打开最后一间房的黄金钥匙不可以用。

  “小妹妹,这把钥匙千万不可以用哦”

  幺女遏制不住好奇心,用黄金钥匙进入房间后,她惊呆了:死状凄厉的尸体四处躺着,这些竟都是蓝胡子的前妻。手中的钥匙掉进了血泊中,幺女慌忙捡起来擦拭,却怎么也擦不掉了。

  

  蓝胡子让幺女交还钥匙,看到上边的血迹,怒不可遏地说,“你发现了房间的秘密,我只能杀了你”,幺女赶忙跑到城堡顶喊来家臣帮忙,家臣听到呼唤便冲过去一刀把蓝胡子杀死了。

  《蓝胡子》表面讲述了蓝胡子对历任妻子的残酷暴行,实则暗含着对混乱伦理关系的隐喻。比如,蓝胡子交给幺女的黄金钥匙,其实象征着女人的贞操。而钥匙上擦不掉的血迹,意味着贞操的宝贵,失去后将无法挽回。

  其中血腥暴力的元素更是昭彰可见,但《格林童话》中的残酷远不止于此。比如,我们从小读的《灰姑娘》,灰姑娘的姐姐们为穿上水晶鞋,甚至搞起了自残行为,一个切掉了脚趾,一个把脚后跟给剁了。

  同样血腥暴力的故事还有《没有手的姑娘》,讲述了出生在贫困磨坊家女孩的悲惨命运。

  一天,女孩发现家中所有的东西都覆上了一层金子。父亲告诉她,这是因为自己和恶魔做了场交易——把后院的东西交给恶魔,磨坊家将变成金子。

  

  父亲本以为恶魔是要后院的苹果树,却发现恶魔看中的是当时在苹果树上纳凉的女孩。

  日复一日,父亲沉迷在金子的世界中。终于,恶魔如约而至,要在金子和女儿之间抉择时,父亲竟将女儿双手奉上。

  由于女孩纯洁善良,恶魔无法将她带走,唯一能带走女孩的方法是将她双手砍掉。恶魔对父亲下了这个命令,父亲呢?他竟如实照做了。

  看完这些故事细节是不是背后有点冒冷汗?人们对最亲近的家人竟都能如此冷血,那遑论对待陌生人呢?未删减的《花衣魔笛手》讲的就是陌生人的故事。

  

  一个身穿斑驳布缎的男孩路过一座正在遭鼠患的村庄。他停下脚步,告诉村民,自己能铲除害鼠。村民知道后欣喜若狂,允诺道,“如果真能消灭鼠患,会支付你给丰厚报酬。”

  这时,男孩径自吹起了笛子,害鼠竟着了道似地聚集起来,跟着笛声一步步踏上悬崖峭壁,接连跌入汹涌海浪中。

  鼠患解决后,村民却翻脸不认账。男孩怒火中烧,便吹起了笛子。突然,村庄里的孩子载歌载舞起来,跟着笛声一直走,最后他们走到哪了?他们全被男孩当成了报复的祭品,引到河中溺死了。

  用笛声引领孩子走向死亡

  在这样被人鱼肉的环境中成长的孩子也将是性情暴虐的,在《儿童的屠宰游戏》中就能窥见一二。

  一群孩子正在玩家家,分配的角色有屠夫、厨师和猪,还有厨娘和厨娘助手。游戏的流程是:屠夫把猪倒吊杀死,做成香肠,厨娘助手在一旁要端着,盛接猪血。

  游戏开始后,扮演屠夫的男孩一把抓起扮演猪的男孩,将他倒吊后,直接拿刀子划破他的咽喉,扮演厨娘助手的女孩立刻拿碗去盛血。

  这时,一名市议员路过目睹了这血腥的一幕。于是,他把扮演屠夫的小孩带到市长家。市长和一群市议员们商量着如何处置这个男孩。

  在大家争论不休的时候,一位老议员提议:不如让法官一手拿苹果、一手拿金币,在孩子面前伸出双手。如果小孩选择苹果,就判他无罪;选择金币,就处极刑。

  小男孩被叫来,选择了苹果,就开开心心地离开了。

  

  这样的结局是不是听起来十分荒诞?格林兄弟似乎也意识到,童话中从小孩到大人似乎都毫无道德感和法律感,这也成了他们修改童话的原因之一。那么,作为一本童话书,为什么曾经会渗透这么多连成人看完都觉得无法消化的内容呢?

  02真实的背景

  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格林兄弟在创作《格林童话》的时候,初衷真的是像圣诞老人派礼物那样,只为了给儿童营造一个美好的梦境吗?

  其实时期并不是这样,说起《格林童话》,英文中将童话二字译为了“fairy tale”,这个词语和儿童并没有什么关系,翻译成“精怪传闻”似乎更准确些。经过这样的解释,就知道这本书一开始并不是写给儿童看的。

  嗯...都说了不是给儿童看的了,编纂过程中,格林兄弟也会将自己的情感投射到童话上。

  

  格林兄弟从小在德国一个民风淳朴的小镇上过着富足、幸福的生活。1796年,父亲突然病逝,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之后,兄弟两背井离乡去上学,却常常被欺负和歧视。大学毕业后,虽然他们成了伟大的民俗学家,但在他们心中,社会中暴力和黑暗的阴影已经挥之不去了。

  格林兄弟作为“哥廷根七君子”参与抗议汉诺威王国废弃宪法。七人均是教授,因此被解雇

  1806年,生活稳定后,格林兄弟开始收集民间故事。熟悉高中世界史的朋友都知道,当时拿破仑正在欧洲大陆上进行军事扩张,德国正处在“神圣罗马帝国“松散的统治下。

  

  由于政府的不作为,那时的德国社会就像《权力的游戏》里几岁的孩子拿起枪就能战斗一样毫无秩序:孩子们仿佛一出生就要被迫卷入群架斗殴事件;对给动物剥皮取脏的血腥场面习以为常。当时的德国儿童读到残酷的《格林童话》,应该也不会有那么强的违和感吧。

推荐阅读:

神话故事| 哪吒闹海

10个寓言小故事,10种厚黑生存法则

徒劳,也极不道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