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信封的孩子 8(听书)

  在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一只精灵突然造访了男孩吉卡的家。他是只快乐精灵,专为失去快乐的孩子送快乐。精灵决定带着吉卡前往快乐城堡,让他找回丢失的快乐。一路上他们会遇到什么呢?他们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吗?“精灵咪萌的冒险之旅三部曲”之《变成信封的孩子》,快乐从这里开始!

  

  8.来自快乐城堡的噩耗

  走了一天一夜,精灵咪萌腰酸背痛,口干舌燥。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追上吉卡。以往,他从人类世界里找些失去快乐的孩子时,总能陪伴他们一路,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此时的那群小伙伴会不会遇到危险呢?

  咪萌对眼前的世界觉得陌生,这儿并不像通往快乐城堡的路。他见到前方有一排蓝色的农家小屋,家家门口都装了一根水管,连着长长的塑料管,像是大象的鼻子。

  咪萌赶紧跑去喝了两口水,感觉舒畅多了,冒烟的嗓子灭了火,全身清爽不少。他仔仔细细地打量起这里——街道很窄,刚刚能通过一辆车,路边种有万年青,剪出各式动物的造型,最大的就是恐龙了。蓝色农家小屋多半是两层楼,下面住人,上面是尖顶阁楼。

  咪萌站在街道上一动不动,落日染红了西天,蓝色的小屋有了紫色的神韵。这儿挺美,有种梦幻的色彩。他慢慢地往前踱步,走到一处小屋前,听到屋内响起舒缓的钢琴曲,不由得靠在花园里的橘子树坐了下来,听着听着,他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几双眼睛盯着他看。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一个短发的小姑娘双手捧着大瓷,走到床边,说道:“妈妈,喂给精灵喝。”

  她长着一张灵巧的小嘴,薄薄的唇湿漉漉的,像是刚采摘下来的草莓;一双明眸上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有一个小蘑菇一般的鼻尖。小姑娘看上去只有八九岁。

  咪萌的床边站着小姑娘刚喊的妈妈,还有一个男的,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小姑娘的爸爸。

  小姑娘的妈妈将满满的一碗水放在床头柜上,用瓷勺子舀了一口,托住咪萌的下巴,送进他嘴里。咪萌从没有被人在床上喂过水,不习惯地喷了出来。他的脸顿时红了,因为他打湿了别人家的被子。“对不起。”他难为情地说道。

  “妈妈,我就说了他是只精灵吧,会说话的精灵。”小姑娘注视着咪萌,对妈妈说。

  咪萌打量起这个房间,粉色的墙纸,到处装饰着蕾丝花边的饰物,一只一米多高的长颈鹿玩偶,一个粉色的移动门大衣柜,衣柜门上的图画绘着一个美少女,天花板有一道斜坡。看样子这是二楼阁楼,小姑娘的房间。

  “小姑娘,”咪萌视线从小姑娘身上移到站着的每一个人身上,“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躺在这里,不过谢谢你们。”说完,咪萌要起身。

  “你得躺会。”小姑娘的妈妈拦住她,为他重新掖好被子,“你劳累过度,必须好好休息,知道吗?你是我们棉棉在院子里捡回来的。”

  “噢……”咪萌虽然不是很满意“捡”这个字眼,但依旧还以笑脸,说道:“谢谢你们,不过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必须……”

  “你不能走,”小姑娘棉棉神色大变,一副难舍难分的模样,“你病还没好呢。”

  “你们聊会儿。”棉棉的爸妈说道,“有事喊我们。”

  说完,棉棉的爸妈下楼去了。棉棉挨着咪萌坐下,说:“小精灵,你为什么会跑到我家院子里来?”

  “你是不是刚才在弹钢琴?”咪萌问。

  “是我!你听见了?”棉棉说。

  “我听着琴声睡着了,我没有生病。”咪萌说。

  “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跟着外婆学钢琴,一直学到现在。”棉棉说。

  “你弹得真好听。”咪萌说。

  “小精灵,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咪萌。你听说过快乐城堡吗?”

  “爸爸以前给我讲过快乐城堡的故事,听说只要不快乐的人,被投递进邮筒,一路旅行到快乐城堡,就能得到永久的快乐。”

  “我有三个朋友已经变成信封,进了邮筒。”咪萌说。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这儿?”棉棉问。

  “你们这儿离快乐城堡远吗?”咪萌问。

  “我们在蓝色海这边,我们这一块都属于快乐城堡的领地。”棉棉说。

  风从纱窗吹进来,粉色的布艺碎花窗帘起起伏伏。咪萌喝了一口水,说:“我必须快点找到我的朋友,我担心他们的安全。本来去快乐城堡三天时间就够了,如果时间长了,他们的父母肯定会担心。”

  咪萌给棉棉讲了这几年发生的故事,他帮助了接近一百个小朋友找回快乐,讲了他们一起去快乐城堡的旅途中发生的事。

  晚饭时,棉棉就把咪萌的故事讲给爸妈听。

  听到快乐城堡四个字,棉棉的爸妈面面相觑,有些忧虑地打断了棉棉的话。

  “我也想和咪萌去快乐城堡看看!”棉棉嘴里含着饭说。

  “闭嘴!不许再提快乐城堡!”爸爸严厉地说道。

  棉棉从没见爸爸这样对她说话,心里有些委屈,眨巴眨巴眼,泪水就掉到米饭里。

  棉棉的爸爸叹了口气,把咪萌喊进了屋,深沉地说道:“快乐城堡的西风王被杀死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什么!”咪萌瞪大了眼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是真的,现在统治快乐城堡的是入江王,他残暴恐怖,宣布要将快乐城堡改名为绝望城堡。”

  “绝望城堡……”咪萌的心提到嗓子眼,“吉卡他们有危险……”

  棉棉连声叹息:“快乐的世界不存在了,他要将全天下变成只有悲伤和绝望。”

  “叔叔!拜托你告诉我现在如何能进入快乐城堡,我有三个好朋友正在路上!”

  “原来去快乐城堡的路已经被封锁了,现在去是十分危险的。”棉棉的爸爸扶住咪萌的肩膀说,“小精灵,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是我想你也应该听说过入江王,他的力量是一般人难以抵挡的。”

  咪萌坚定地说:“是我把吉卡他们变成信封,带进这里的!我必须找到他们,保证他们的安全!”

  “有担当!是个男子汉!”棉棉的爸爸竖起大拇指

  “爸爸,”棉棉突然跑进房间,拽住爸爸的另一只手,“我要和咪萌一起去!”

  “不行!会有生命危险!”棉棉妈跟进来,反对道。

  “不嘛,”棉棉摇着爸爸的手,急得要流泪,“我要去,帮助咪萌,把入江王赶下王座。”

  她的妈妈极力反对,她爸爸左右为难。后来他走进另一间屋,拿出一只蝶形玉佩,叫来棉棉,说道:“这只玉佩,是你祖爷爷执政快乐城堡时留下来的,你既然作为西风家族的后裔,也该有些作为。它可以避邪去灾。这一路上,你带上它,爸妈会放心一些,希望它能保佑你逢凶化吉。”

  棉棉接过玉佩,挂在腰带上。爸爸帮她仔细地系好。玉佩呈鸡血红,闪着暗光,温润柔滑。

  “你们可以出发了,路上的邪恶力量多少会害怕这块玉佩,棉棉也许能够帮助咪萌。你们过了蓝色海,就到现在入江王统治的快乐城堡地界了。”棉棉爸爸说。

  “不,我不能带棉棉去,”咪萌对棉棉的爸爸表示感谢,“她是你们的宝贝女儿。”

  “我们希望能帮帮你和这个国家。”棉棉的妈妈改变了态度,赞同她爸爸的说法,“我和她爸爸必须在这里坚守,入江王的势力如今还没有越过蓝色海,我们在这里尚能保住西风家族的血脉。棉棉有祖爷爷传下的玉佩,除了入江王能伤害她,别人是动不了她的。”

  棉棉站在咪萌身边,手轻轻抚摸腰间的玉佩,孩子气地说:“我早就想去快乐城堡呢!捉住入江王,为西风王报仇!”

  他们离开了家。背了一包行囊,向蓝色海走去。

  海水波涛翻滚,碧蓝澄澈,一望无际。海的那面,是什么?能见的只有雾气。没有海鸥,没有鱼鹰,没有风,没有日照。咪萌停止脚步,犹疑地问棉棉:“你爸爸说去快乐城堡要穿过这片蓝色海吗?”

  棉棉没回答咪萌。她纵身跳进蓝色海。

  咪萌的心就要蹦出来。

  ……

  咪萌和棉棉能顺利穿过蓝色海吗?他们能和吉卡一行人会和吗?

  明天十一点,精彩在身边。故事会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推荐阅读:

​民间故事:投胎

睡前故事 |《司马光砸缸》

孤独的人早回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