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连载 | 变成信封的孩子 7

  在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一只精灵突然造访了男孩吉卡的家。他是只快乐精灵,专为失去快乐的孩子送快乐。精灵决定带着吉卡前往快乐城堡,让他找回丢失的快乐。一路上他们会遇到什么呢?他们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吗?“精灵咪萌的冒险之旅三部曲”之《变成信封的孩子》,快乐从这里开始!

  

  7.旅途中的小绿人(下)

  食物很美味,吃饭间,吉卡、冰柠子、奶酪包坐一起,在长桌的左半边。长桌右半边的三个位置是留给刚才的三个小绿人,不过现在只坐了两个。长桌的两头一头坐着三个小绿人的祖母与祖父,另一头坐着他们的父母。

  小绿人的妈妈看起来十分贤惠可亲,她虽然也是全身墨绿,但她的脸颊上有两团酡红,总是咧着嘴,客气地对吉卡他们说:“多吃点,多吃点。”

  小绿人的爸爸略显严肃,他带着厚厚的眼镜,高兴地说道:“很开心你们能到我们这里来,你们不知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接待客人了。自从与螳螂兵团大战之后,没人敢和我们接触,因为螳螂兵随时会来屠城,希望你们能顺顺利利地到达下一站。”

  说完,小绿人爸爸塞了口饭到嘴里。小绿人的祖母和祖父都长得慈眉善目,不太爱说话,动作很缓慢,宁愿用汤勺吃饭,而不愿意用筷子。

  吉卡问话了:“叔叔,老实跟你们说,我们不是特意到这里的,我们本是洛溪城里的人,但被投递进了邮筒,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在邮筒中睡了一晚,早晨睁眼就来到了这里。”

  “你们不是自愿来的?”小绿人爸爸放下筷子,问道。

  “我们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邀人岭这个地方。”奶酪包插嘴说。

  “你们被投递的邮筒不是一般的邮筒,名叫‘快乐筒’,专门给不快乐的人旅游用的。如果不是你们自愿进入,你们是不会变成信封被投递到我们这儿的。”小绿人爸爸说道。

  “天呐!”吉卡一拍脑门,说:“不错,真是咱们仨自愿的!”

  冰柠子望向吉卡,问:“我们什么时候说的?”

  “还记得咪萌问我‘如果把你们塞进邮筒,你们愿意去快乐城堡吗?’‘我们愿意!’这是我们仨同时回答的。”吉卡回忆给冰柠子听。

  “对……”

  “其实没什么不好,我们在学校不是都不快乐吗,等咱们到达快乐城堡了,也许就可以获得永远的快乐了!”吉卡脸上显出憧憬。

  “这话就说对了,”小绿人爸爸表示赞同,“到达快乐城堡的人,以后无论去哪里都是快快乐乐的。”

  餐桌上有吉卡最爱吃的中式菜糖醋排骨,放在离他有点远的地方,他想夹但够不着。其中一个小绿人看透了他的心思,夹给了他,友好地说:“我叫绝不赖,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咬了一口排骨,吉卡说道:“谢谢你,味道真好,我叫吉卡。”

  “我叫冰柠子。”

  “我叫奶酪包。”

  “我叫昏头吨。”大家的目光转向门口方向,只见一个头低到脚趾的小绿人摇摇晃晃走来,像喝醉了酒。席间的两个小绿人哈哈大笑了,绝不赖跑上前,把他的头提起来,说:“他是昏头吨!是咱们家族里最小的!”

  “我是老二,”坐在位置上的小绿人羞涩地说道:“我叫甜不辣。”

  “很高兴和你们成为朋友。”吉卡报以微笑。

  这时,茅草屋内的报警器响了,小绿人们脸色变了。爸爸跑到门边,打开保险柜,拿出十几把各式各样的木枪。妈妈掀开桌子,打开地板下的闸门,原来是一处地下室,她护着祖父祖母沿着楼梯下去。小绿人绝不赖紧张地说:“爸爸,是不是螳螂兵团来了?”

  小绿人爸爸没工夫搭理他,做着战前准备。他边收拾东西,边语速极快地对小绿人妈妈说:“快!让吉卡他们进地下室躲着!”

  吉卡摇摇头,说:“不,我们和你们一起战斗!”

  “你们不知道螳螂兵团有多厉害,几年前来过一次,将我们小绿人王国消灭殆尽,只剩下几十个藏在地下井里的和出外打工的人。我们休养后,终于壮大起来,就在上个月他们又来了。”

  小绿人妈妈将桌子搬到窗边,死死抵住。

  “为什么他们要进攻你们呢?”冰柠子心砰砰直跳。

  小绿人妈妈从房梁柱上解下几大串红辣椒,说:“他们吃咱们,吃不完的拖回去,好长时间不必来捕捉。等咱们繁衍生息到一定时候,他们又会来。”

  她的话说完,吉卡他们背后冒出一阵冷汗,问道:“如果他们不吃我们仨,我们就能帮上忙了。”

  “他们确实不吃你们,不过就怕会伤害你们。”小绿人妈妈将红辣椒用石碾磨成粉,当作对付螳螂兵团的武器。

  “咱们商量商量。”吉卡对奶酪包与冰柠子说,“得想办法,救救小绿人家族。”

  门敲响了,屋外传来声音:“快开门呀,前村里住的小绿人都被螳螂吃了!”这是一群小绿人凄惨地哭喊,他们在求救。

  可能由于绝不赖的家最坚固,虽然外边是茅草盖的,但里面是拿砖砌的,对于螳螂来说,应该是坚不可摧。只要死守,螳螂不能把这间屋子里的人怎样。小绿人爸爸马上将门打开了,虽然他知道这时开门非常危险。一群小绿人冲进了家里。

  三个孩子头凑在一起,肩膀顶着肩膀,手搭在一块,围成一个圈。奶酪包说道:“吉卡,你平时读书最多,说说螳螂最怕什么?”

  “最怕母螳螂。”冰柠子说道。

  “这时候你还开玩笑,书上都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螳螂怕黄雀。”吉卡手对着空气划了一下。

  “现在到哪里去找黄雀?”冰柠子问。

  这时,屋外有一只母鸡下蛋了,“咯哒咯哒”地叫个不停。

  “对了,螳螂还怕鸡!”吉卡一拍巴掌说。

  小绿人听说螳螂兵团害怕鸡,都不相信,因为他们每家都养鸡,但都将鸡关在笼子里饲养。吉卡对屋内所有的小绿人说:“我现在和我的伙伴们出门,将你们每家每户的鸡笼打开!”

  许多螳螂朝这边奔来,他们的头是三角形的,十分灵活地左看右看。他们复眼明亮,像一颗水珠;触角细而长;前足的腿节与胫节有利刺;胫节如同镰刀,十分尖利。吉卡他们并不害怕,想当年他们是人形时,还抓过螳螂玩呢。不过现在他们眼里的螳螂不再不堪一击,而是与自己身材差不多的“大昆虫”了。

  几乎每家的鸡笼里都有十来只鸡,有的富裕家庭有几十只,它们都被关在稻草编的笼子里。起先,吉卡打开笼子,鸡不愿意出来,三个小伙伴在鸡笼后面赶了好久,才将懒洋洋的鸡们赶出笼子,接着打开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直到将整个邀人岭的鸡全部放出来,三个孩子已经累得直喘气。

  不多久,螳螂兵团的团长亲自来找吉卡谈判了,因为他的兵团死伤大半。

  坐在十几只螳螂的身上,吉卡悠然自得地跷起二郎腿,他与后面抬着的冰柠子、奶酪包相视一笑,对着螳螂们喊道:“快一点,快一点,去晚了小心被鸡啄了脑袋!”

  那些把吉卡他们当作神一样奉着的螳螂们哪敢顶半句嘴,灰头土脸地赔不是。路过小绿人绝不赖的家时,一群小绿人扒在门缝、窗沿上看,他们啧啧赞叹:“天上掉下了活神仙呀!”

  来到一泓湖塘边,湖塘很高,四周被土墙砌起,上面写有歪歪扭扭的字与拼音,画满了花草虫鱼的画。螳螂们站成“丁”字形,最中央坐着螳螂兵团的团长,他带着一副全黑墨镜,见吉卡他们来了,摘下墨镜扔给身边的侍从。

  吉卡大摇大摆地走到他的面前,说:“有什么要谈的?”

  螳螂团长吧唧吧唧嘴,长长的触角在吉卡脸上挠痒,不屑的样子,良久,说道:“你为什么帮助小绿人,放鸡出来?”

  吉卡忍不住一阵笑,把冰柠子他们也带着一起笑。

  “马上把鸡撤走!”螳螂团长用命令的口吻对吉卡说。

  “你知道什么叫做谈判吗?”吉卡反问。

  “谈判就是我说你听,听完去做。”螳螂团长专横地说。

  “看样子,”吉卡转身要走,“你们只能填饱邀人岭里所有鸡的肚子了!”

  忽地,螳螂团长伸长了前腿,向吉卡扑来。吉卡躲不及防,手被划伤了,鲜血突突直冒。冰柠子和奶酪包急忙来助,却被整个螳螂兵团围攻了,各个挥舞前肢的两把“大刀”。

  他们陷入了难以翻身的境地。

  ……

  遭遇螳螂军团的围攻,吉卡他们能化险为夷吗?

  明天十一点,精彩在身边。故事会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精彩童书,点图入手

  好故事在这等你呢

  

  

推荐阅读:

Wyman为薛凯琪创作童话篇最后一首歌;黎明顾家;Dear Jane向你发出最后通牒……

王羲之的故事

海的女儿 第2集《安徒生童话》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