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故事《致命吸引力》

  我想与你一起,看遍人间甜文

  《致命吸引力

  我是一档午夜音乐栏目的女主播。

  在我们这个小城市,午夜节目收听的人很少,能与我互动的听众更少。要不是我的嗓音不错,有几个出租车司机和情感受伤人群坚持听下去,这档栏目很可能关门大吉。

  说实话,我是个要求不高没有野心的人,没听众正好乐得清闲。可每回会议上都被领带批评:“胸无大志。”

  他说要找个师傅好好带带我。

  听众能靠个师傅带来吗?我耸耸肩不置可否。

  午夜播完节目,我走出电台。月光下,一个高大的人影走向我:“柠夏。”

  “你是?”我不像那些热门主播,很少有听众等候。

  “我是你的听众。”人影站我面前,是个好看的男生。

  “你好呀。”作为节目主播,第一次有听众等我,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不过面子还是要顾的。

  我说:“台里规定不与听众接触,您请回吧。”

  说完转身就走。

  他大概没料到我会走那么快,急忙追上来说:“别走,我喜欢你的节目,麻烦你说下感受心得。”

  我走更快了,每天照本宣科,哪有什么感受心得,被他问出我什么都不想,才叫出糗呢。

  我急忙跳上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就看他被车门甩脱开手,跌跌撞撞。

  我特别不好意思,以后也别走太快了。

  第二天到台里,就看到一名男生向我走来。我一看,昨晚那个,急忙伸手挡住他,大声说:“你也太了,都追到台里来了。谁让你进来的?”

  台长走来,我拉住台长指着他说:“这个,这个听众不顾规矩闯入台里,我们快把他请出去。”

  台长向我白了两眼说:“这是省台的金牌主播,帮你提高栏目质量。还不叫师傅。”

  “啊……”我脑门一声巨响,两眼冒金星,叫着:“师傅。”

  “这才对吗?”台长说:“柠夏,你也该动动脑子好好想想了,万一栏目被砍掉你就没工作了。”

  我频频点头,就看被我叫“师傅”的男生不断发

  “哼,看着也没比我大多少,看你有啥能耐。”我心想。

  晚上播节目前,我趁机把准备的音乐电影资料藏起来,让他吃瘪。我想着,这样就没师傅可以管我,又能回到以前自由自在状态了。

  开播时,他不知道哪里拿出来一大摞资料,一边播一边翻阅,观众点歌或情感互动或即兴问答,他都回答得准确详尽。

  两个小时的节目,在他主播半小时后听众拨打电话量,提升到以前的三倍。这是导播事后告诉我的。

  “晕。”我心想着,就想赶快下班。

  他对我说:“现在服了吧?”

  “服,”我露出甜甜的可爱笑容,想当年毕业面试,就是靠这副笑容征服台长的。我说:“当然服啦,你是我师傅呀。”

  “靠,”他说:“一看就知道你不是真心的,心里不知道怎么骂我呢?”

  “这都被你看出来,你会读心术吗?”我心想着,低垂下头。

  “我不会读心术,恰好修过两年心理学而已。”他好像看穿我心事。

  我急忙理好包,冲出大门。

  说来奇怪,他来之后栏目的收听率节节攀升,快成为我市的第一大热门栏目了。同事们纷纷羡慕我找到个好师傅,我是有苦说不出。比如我很少做准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却每天要做准备并且逼着我做大量准备。我很少去想感情话题尤其是感情伤害,他逼着我读这方面的书,还把白天工作地点放在图书馆的社会心理图书室。

  在他折磨之下,我吃美食逛街时间少三分之一,每天睡到自然醒的时间少三分之一,打游戏看电视的时间少三分之一,简直人间炼狱。

  每当同事夸我找到好领导时,我笑眯眯地说:“喜欢吗?换给你。”

  他们连连摆手,说:“我们台有你这档王牌节目就够了。”

  大家都知道我恨师傅,最好立刻与他分开。他们也知道师傅训练人的手段,谁都不想被他带。

  “切,就知道你们只会说。”我心想着。

  “台长找你。”助理说。

  我赶紧来到台长办公室,师傅也在。

  “柠夏。鉴于你这一年表现优秀,我们决定让你的栏目改到夜晚19点挡。”

  “啊,我,欧耶。”我开心地欢呼起来。那就意味着不用午夜回家,不用公交车都坐不上,回家路上奶茶店还没关门。哈哈,太开心了。

  台长说时,师傅一直在对我笑。

  出门后,我说:“中午请你吃饭吧。”

  “干嘛?你不是恨我吗?”他冷冷说。

  “知道你帮我说好话的。”我仰头在他下巴处,没管这样的动作有多亲昵,说,“谢谢啦。”

  他哈哈笑了,说:“好。”

  我们吃了我最喜欢的泰国菜,吃完喝着奶茶,商量去看下午新上的电影。今晚的资料都准备好了,下午正好空着。

  他笑眯眯陪我进入影厅,我突然觉得怪怪的,哪里都说不好的感觉。

  看完这个爆笑喜剧,我“哈哈”笑得不停。他脸色严肃起来,说:“柠夏,跟你说个事。”

  “你说。”

  他一直这个严肃的脾气,真受不了。

  “明天我回省台。”他说:“这一年带着你很开心,相信你以后会有更好的成绩。”

  “什么?”我梦里无数次想他被调走,这次愿望实现,我怎么那么难过呢?

  我忍着泪,说:“你终于被调走啦,太好了。我巴不得呢。”

  他硬基础一丝笑容,脸色难看地说:“就知道你恨死我了,我才那么快调回去。我走后你记得按照我教的方法,多看书多准备资料。”

  “知道了,啰哩八索……”我打断他的话题,走到甜品酸奶店,买两杯酸奶说:“吃酸奶,庆祝你被调走。”

  他又笑了,比哭还难看,说:“好。”

  说实话,他离开后我的栏目做得顺风顺水。按照他教的方法,我又捡起学校教的练声练气。观众对我的评价已经从下班后空无一人到下班后百人等候。只是,我没那么高兴。

  我发觉我不是那个自由自在的我,而是心里塞得慌。可是,说“恨”也是我说的。

  又过一年,我收到一纸调令,是去省台报道。

  “柠夏。”我来到新筹备的栏目组,编导是业内赫赫有名的大神。

  “这个栏目会有个大牛与你搭档,你们有五天时间把栏目好好准备下,这是资料。”编导说。

  “对了,你还是他推荐的,好好表现。”他追加着说。

  我点点头,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候搭档到来。

  入夜,他还没到。我提起包走出大门。

  门外,一个高大男生走向我:“柠夏。”

  “你是?”我疑惑哪个粉丝追到这里。

  他走上前,面容逐渐清晰。

  “师傅。”我扑倒在他怀里。

  “怕你还恨我,只敢在这里等你。”他心有戚戚地说。

  我一把抱住他,心里悄悄说:“早就不恨啦。”

  我们的栏目播出后,收到广泛好评。省台在年底为我们举办庆功会。

  会后,我拉着师傅到咖啡馆。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我们面对面坐着。

  他说:“我就知道这档栏目会受欢迎的。”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你声音那么好听,声线那么有特色,配上感情与音乐融合,就构成致命的耳畔吸引力。”他说。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调我来省里。”我略微有些失望。

  “那不然呢?你那么恨我。”他露出一丝哀怨。

  “我如果恨你,就不会来了。”我嘟囔着。

  “你是说……”他惊喜走到我身侧坐下。

  “笨蛋,当然是不恨了。”我对着他小声说着,耳朵已经红了大半。

  “我一离开,就在争取调你过来。”

  他温柔的双手环抱我说:“你不知道,离开你的这365天,每天都在想你。你的人就如你的声音,是我的致命吸引力。”

推荐阅读:

第22课《寓言四则》初中七年级语文上册 (人教版部编)中小学课文朗读

日本童话村--白川乡,光看图就被美哭了!

180句民间谚语大全,饱含人生智慧,留着教给孩子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