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经典童话中的暴力元素

  近来天天刷“学习强国”,深入了解这款软件,发现里面真的很多宝藏,比如我最近在刷的外语慕课《西方儿童文学与文化》(Western Children`s Literature and Culture)就相当不错。课程主讲教师是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教授王文丽。

  课程共有8个单元,包括七篇经典童话和3部迪士尼代表动画,大多采用马克思主义和女性主义视角分析传统童话作品,许多观点能够较好地回应了当前争取女性平权的社会思潮。课程中谈到了“童话中的暴力元素”,这个问题引起了我的兴趣,随即查阅了相应文献,下面我就对这个话题来展开谈一谈。

  说起童话,绕不开的一个人就是世界著名童话大师安徒生。在我印象中,安徒生是一个非常有社会责任感的童话作家,他关心儿童的生存困境,创作经典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让我们心碎;还有勇敢追求幸福的爱情的美人鱼,即使最后化成了泡沫也无怨无悔;甚至冰雪奇缘“爱莎”的原型《白雪皇后》,也让我们认识了这个冰冷的白雪皇后和热情善良的女孩格尔达。下面这个故事,恐怕就要打破我们对安徒生的固有印象了。

  童话中的暴力元素

  首先我们来感受一下作品《红舞鞋》中一句瘆人的台词——“请不要砍掉我的头,因为你这样做,我就不能忏悔我的罪过了,请你把我这双穿着红舞鞋的脚砍掉吧!”

  故事是这样的:女孩珈伦爱慕虚荣,喜欢红色的鞋子。在妈妈葬礼这一天,她终于得到了一双红鞋。她在葬礼上穿红鞋,去教堂穿红鞋,举行圣餐时也穿着这双红舞鞋。教堂里的老兵赞美这双红舞鞋,女孩忍不住要炫耀这红鞋子,一双脚不停地跳起来。这双鞋好像控制了她的脚,直到周围的人帮她把鞋子脱下来,她的腿才安静下来。

  从此红舞鞋被封存在储物柜里。养母生病了需要她照顾,女孩仍然还惦记着那双红舞鞋,就取出红鞋穿上去参加舞会了。她一穿上鞋子就根本停不下来,女孩在田野里、森林里、在风里、在雨里、在坟墓里跳舞直到听到天使对她的诅咒。她舞到一个刽子手门前,恳求刽子手砍掉她的双脚。

  这是安徒生最暗黑的一篇童话,对于儿童来说,确实有些恐怖。唤起恐惧,也许就是童话故事的原始叙事动机。我们不妨再来看看格林兄弟的《蓝胡子》。

  蓝胡子是一个公爵,他有很多领土和大片的城堡。他有过几次婚姻,妻子总是离奇的的失踪。他又娶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婚后一个月,蓝胡子准备去外地旅行,将城堡里宝库的钥匙交给妻子保管。还叮嘱妻子除了走廊尽头那扇门,所有的房间都能打开。好奇害死猫,妻子还是开启了“禁忌之门”,里面藏着蓝胡子几位前妻的尸体。蓝胡子回到家发现了异样,准备将妻子杀掉。妻子逃到楼顶大声呼救,哥哥们闻声赶来救下了她,杀死了蓝胡子。

  还记得上一期的《老变婆的故事》吗?为什么它至今仍然是我们的童年阴影,老变婆吃掉妹妹的手脚、内脏的画面,依然刻在那个幼小的我们的记忆里。Terry Hller指出,我们从童年经验知道,恐怖故事的确会令人害怕,虽然我们尚未明白为什么我们还要听这些故事或我们如何承受这些故事。《格林童话》最具经典意义的50个童话中,44个故事都有暴力内容,其中有大量关于身体伤害、威胁胁迫的暴力描写。分为自我伤害、人与人之间的暴力、人与动物之间的暴力、动物与动物之间的暴力。

  暴力元素,在大人们看来,某种程度上能够达到教育的目的,让儿童接触黑暗,达到规训的目的,另外在叙事上还能达到正义压倒邪恶后的畅快。我的看法是,慎用暴力,叙事也要克制。长期接触暴力元素的儿童文学作品,儿童会对暴力漠然,也会给儿童带来不同程度的心理创伤。儿童阅读在这些经典故事时,老师和家长要做好内容把关、及时引导,解读故事时要学会跳出作品自身的时代局限,给儿童传播正确的思想价值观念。

  儿童邪典片

  这个概念对于很多人来说比较陌生。“儿童邪典片”,产生于2018年初。这类片子,把自己包装成清新可人的儿童动画,内容充斥着凶杀、绑架、殴打、血腥等暴力内容。最初,这些视频盛行于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许多经典角色都被作者“恶搞”,爱莎开始喝酒、小黄人学会抽烟、小猪佩奇被夸张的针筒吓得大哭等等。寓教于乐的动画作品掺杂着暴力。目前这类视频在国内已经被下架,相关的网站和账号也被封杀。

  

  

推荐阅读:

2019张韶涵“寓言”世界巡演苏州站,11月23日体育中心体育场不见不散

安全的刘慈欣,危险的郑渊洁:童话故事里有什么“理所当然”?

雨后小故事动态图【218】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