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故事——编号

童话村 格林童话故事 2020-09-02 2 0

  

  

  我中学考到了我们区第二中学,离家20多公里。终于可以远离母后的家法,住校实在太好了!

  我们学校建校200多年,早年叫繁江书院,算是历史悠久。听说前几年学校已经改回了繁江书院的名字,挺好的。

  论师资和教学质量,我们学校在镇上及周边都是最好的,所以也吸收了很多周边的学生来考,住宿生队伍庞大。

  我们班就有超过一半是住宿生。

  

  初中生交朋友很简单,玩得到一起就行。时间久了,哪怕平时不在一起玩,但一个班的同学也特别团结友好。

  我们班有几个学生是革命伤残军人医院的小孩儿,我们当地称那医院为荣校。

  荣校离我们学校有将近5公里,在我初中那会儿还没有专门的班车,几个同学都是早上骑自行车上学,他们基本就算是最远的走读生了。

  

  本来我跟荣校没什么联系,跟几个荣校走读生关系也普普通通。但后来初二的时候,我奶奶查出肺癌晚期,家里人出于多方考虑,最后把奶奶转到了荣校住院治疗。

  我当时还不知道奶奶是癌症,但知道奶奶住院离我不远,就想抽空去看望一下,于是找荣校的几个同学打听路线。

  说啊聊啊,关系也增加不少,他们还给我分享了一些荣校里面的稀奇事儿。

  

  说他们小时候满医院跑,捉迷藏,结果一群人发现了一个废弃的停尸房,里面竟然还有干枯的死人!

  尸体脖子上还挂着牌子,他们有的胆大的小孩儿甚至捏着牌子把尸体拉起来以示胆大。

  (给大体老师道歉了)

  

  我一听简直可以用眼冒奇光来形容,看过前几篇故事的都知道我从小猎奇之魂超过肝胆之力。

  我说那地方现在还在吗,找不找得到?

  他们一起摇头,说什么后来长辈知道了,那一片再没让去过,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拆。

  我一看几个人眼中的怂样,估计这个故事也是他们从别人那儿听来的吧。

  “你打听这个干啥子,你想去啊?”

  “没没,问一下嘛,我主要去看我奶奶。”

  

  然后第二天,我找他们中的一个借了自行车。趁着中午放学的时候,午饭都没吃,骑上车就蹬蹬蹬往荣校冲去。

  12点30放学,14点30下午上课。中午两个小时时间看起来多,然而我们的作业分两批,上午布置的中午完成,下午上课前就得交。

  茫茫多的作业,最快也得一个多小时完成,算上午饭基本没有休息时间。为了看奶奶也只好舍了午饭了。

  

  我天生是个路痴,幸好去往荣校的路走直线就好,过了桥有岔路,顺着人多的那条路一直走就到了。

  第一次去骑得慢,差不多20分钟才到。

  停车,进门,右拐。小孩子体力无限,我回想起来基本就是嗖嗖嗖跑过几栋大楼,找到住院部,又嗖嗖嗖来回穿跑两趟,然后就找到病房里的奶奶了。

  

  奶奶特别高兴,我三姑妈在一旁听说我骑车过来的,还吓一跳,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吃饭没?

  老人家充满宠爱地问了句。

  嘿嘿,没吃。

  于是我又蹭了顿奶奶的营养午餐。

  吃完饭,陪奶奶聊了两句,我就坐不住了。毕竟作业还没做,你们懂的。

  三姑妈的叮嘱还在病房回响,我已经窜出了住院部。

  

  然后我想起刚才跑来跑去找地方的时候,远远看到了一片原始红砖墙修的平房。

  平房周围都是草地,对面是幽静的不知名大楼,背后空了一片,靠医院围墙的地方全是杂草树木。

  医院,废弃平房,阴森之地......

  猎奇之魂燃烧,我去看看就走。

  

  轻着脚步溜到了平房前,一排屋子,有的门关着,门上的旧锁都快锈烂了,一看就很久没打开过。

  有几间门是开着的,走过门前,能看穿到对面的门,是两间屋子对称,中间穿堂的格局。

  我数了数,一排有9间,有两间打开的门是对穿的,能穿过去到房子另一边。

  

  我选了其中一间走了进去,里面很小大概3*3,进去旁边靠墙有两个水泥池子,一高一低,里面有些杂物垃圾,厚厚的灰尘铺满了整个房间。

  穿过去到隔壁屋,也是一样。

  我从隔壁的门出去,想着绕到另一个屋子再穿回来。

  结果穿过去后我左右一看,对面竟然只有刚刚出来的这一扇门是开着的!

  

  我又原路穿回,出来正对平房。从左往右3号门开着,5号门是我刚刚对穿的门,8号门也是能对穿的。

  我甚至能从8号门看到对面的草地和树。

  

  于是我又从5号门穿过去,出门右拐。走到从头数第二间房门。

  它是关着的。

  

  我掉头走到3号门对着的房门前,也关着。

  但是2号门相对的这边,门开着!

  

  我在这开着的门口往那边看,几米远就是对面的门,然而黑黢黢看不真切。

  回到3号门对应方位,趴在窗户上往里看,更是黑黢黢什么都看不到。

  此时,作为初中几何几乎没扣过分的好学生,我的思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再次从中间的门穿回去,从5号门出来。没错,3号门开的,8号门开的。

  我想了想,从8号门穿了过去,顺便看了看两间室内的池子,都是堆了些拖把之类的杂物,灰尘铺满。

  

  穿出去的时候,每一步心跳频率都在递增,后脖颈冒出汗,一阵清凉,脸上也感觉烧了起来。

  这次对面的门跟之前是对得上的,5号门对穿,3号门紧闭。

  我再次溜到3号门对应方位,窗户虽然脏且模糊,但能明显看到对面3号门是开着的。

  

  卧槽我是不是摊上事儿了!

  

  于是我就近从稳定的5号门穿回去,左右一望,一切如常。

  再穿回来,5号门依旧通透……

  但其余门都是关着的!

  

  要不走了算了,作业还没做呢。

  我心想。

  主要还是有点慌,有点怕。

  

  看了看3号门,这门还没进去过。要不看一眼再走?

  于是我轻手轻脚从3号门飘了进去。

  对面的门是关着的。所以里面的屋子太黑看不见什么,感觉有点阴冷。

  而这间屋子…墙边矮的那个池子里,躺着一具干尸。

  

  池子早就干了,房间里也没有闻到类似福尔马林的药水味。

  估计很多年没有人进来过了。

  

  干尸脖子上有一圈绳子,挂着的一块小金属牌平放在胸口。

  想起同学说曾经有人捏着这牌子把干尸提起来过。

  我往前走了两步……

  

  此时脖子后面又传来一股凉意,我下意识屏住呼吸,转头看了看隔壁的屋子。

  里面黑黑的,除了感觉阴冷,脑子里又多了些不可名状的冲动。

  想进去看看。

  我吞了吞口水,鼻息重重喷了出来,随后缓而深地开始吸气。呼吸间五感好像增大了些,除了脖子,前胸后背都有点发凉,四肢也微微发麻。

  

  我终于还是没进去,怂了。

  

  不过我记住了干尸胸口牌子的编号,因为灰尘和生锈的缘故,只有后半部分看得清了。

  回去吹逼总得有个铁证对吧。

  

  从3号门退出来,不知是饿的还是吓的,腿有点软。

  车也不敢骑快了,一路满脑子都乱糟糟的,好在终于平安回到学校。

  

  结果说把作业留给我抄的好兄弟背叛了我——他把作业交了!

  于是没按时完成作业的我被班主任召唤。

  神秘的干尸没吓到我,班主任的那冷厉的面容一出现,我眼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下午放学留了堂,在办公室补作业,晚自习的时候又拼命赶下午的作业。我都快把中午的事情忘了。

  直到晚自习最后一节课前,荣校的同学因为住得远要早回去,他找我要车钥匙。我才想起来这事儿。

  我特兴奋说我找到你们说的那个“废弃停尸房”了,我还看到了那个干尸!

  干尸牌子的编号是*·&%……咦,编号是好多,我咋记不到了.....

  

  “你豁老子哦!爬爬爬!”

  同学一脸讥挥着手。

  他说我下午去问了当年看到干尸的哥哥,那哥哥说那废弃停尸房早就拆了,修了康复设施,而干尸早就处理掉了。

  “我儿豁你!”,我脸胀得通红,发烫。妈的我对数字几乎过目不忘,怎么会记不住几个编号。

  ……

  

  算了,我想着下周再去一趟,正好我爸之前送了我个便宜相机,我这周回家去悄悄拿上相机,下周老子直接去把那拍下来。

  嗯,顺便看看奶奶。(奶奶我错了不是顺便)

  不过作业......唔,一周一次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结果第二周学校突然严加管制了住宿生进出校门,还分发了不同的校牌。

  相机最后只参与了宿舍大合照工作。又因胶卷用光买不起新的,只好又拿了回家。

  

  过了两周,有天上体育课,我妈突然到学校找我。

  奶奶去世了。

  

  总之我再也没去过荣校。

  

  后来“废弃停尸房”的故事我也跟人讲过,每个细节都记得很清楚。

  除了那个编号。

  我至今没有想起来。

推荐阅读:

历史故事:陈友谅横空出世

《寓言二则》

成语故事之旅 | 安步当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