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洛夫寓言:成人世界的十种恶

  

  

鸟学者说

  读懂如下十篇寓言,你才算懂得成人世界的规则。

  

贪婪:命运女神与乞丐

  

  

  一个乞丐带着一只陈旧的破袋,在人家窗子底下溜达,一边,抱怨着自己的命运,他时常觉得奇怪:那种住在豪华住宅里的人们,他们的生活快乐美满,财富多得要命,可是不管钱袋里已经装得不能再满,还是不知道满足。他们甚至贪婪到了没有一个止境;他们往往为了获得新的财富,而失去他们原来的一切。

  

  

  举例说吧,过去这所房屋的主人,他的买卖做得十分幸运,生意越来越兴隆。如果他能够及时知足,就能够太太平平活到寿终,可是他却把这份买卖让给别人,到了春天他派出轮船航行大海:指望赚到黄金成堆;可是轮船给打坏了,他的全部财物都沉到海中,如今它们都在海底,他眼看自己要发大财,却是春梦一场空。还有另一个人,他做起承包商,赚到了一百万,他还嫌太少:还想再增加一倍,还想捞到更多的钱,结果彻底破了产。总之,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成千上万,真是活该:人应该知道分寸。

  

  

  就在这时候,命运女神忽然出现在乞丐面前,对他说道:“告诉你,我早就想来帮助你,我已经搜集到成堆的金币,把你的袋子放在下面多,我要把它装得满满,不过有个条件,落到你袋子里的都是金子,只要它从袋子里落到地上,它就会变成一堆垃圾。当心,我预先警告过你:我奉命坚守我们的严格的条件,你的袋子已经破旧,装不下许多金币,只能够适可而止。”

  

  

  我们的乞丐高兴得简直透不过气来,他简直感觉不到脚下还有大地,他打开他的钱袋,于是金币十分慷慨地像雨水般落到他的袋子里,袋子已经变得十分沉重。

  

  

  “满足了吗?”

  

  

  “还没有。”

  

  

  “袋子快破啦。”

  

  

  “不怕。”

  

  

  “瞧,你已经变成克罗伊斯了。”

  

  

  “还少,还少着呢。再扔一小把吧。”

  

  

  “喂,够了!你瞧,袋子已经快撑破啦。”

  

  

  “再来一小把。”

  

  

  

  

  

  

  但是钱袋马上就裂开,金币纷纷落在地上,霎时化为乌有,命运女神隐身不见,眼前只看到一只袋子,乞丐照旧成为乞丐。

  

  

虚伪:狗的友谊

  

  

  黄狗和黑狗躺在厨房外的墙脚边晒太阳,虽然在院子门口守卫要威风得多,然而它们已经吃得饱饱的,——彬彬有礼的狗,白天也不冲着路人吠叫,——彼此就攀谈起来了,谈到人世间的各种问题——它们心须做的工作,恶与善,最后也谈到了友谊问题。

  

  

  黑狗说,“终生跟忠诚可靠的朋友在一起生活,有什么患难就互相帮助,睡呀吃呀都在一块儿,互相保卫像个英雄好汉,彼此柏亲相爱,抓紧机会使你的朋友高兴,让它的日子过得更加快乐,在朋友的幸福里找到你自己的欢乐,——天下还能有比这个更加快乐的幸福吗?譬如说,假如你和我,结成这样亲密的朋友,日子就会好过得多,我们就会连日子的飞逝都不觉得了。”

  

  

  “行,我的乖乖,这可挺好!”黄狗热情他说道,”亲爱的黑狗,我们两个,两只狗,白天黑夜都在一块,简直没有一天不打架,我好几回都觉得非常痛心!真是何苦来呢?主人是挺好的,我们吃得又多,住得又宽敞。而且,打架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人类把我们当做友谊的典范,然而请你告诉我,为什么狗与狗之间的友谊,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友谊一样,并不是你听说过的那么回事儿!让我们给人类证明:要结成友谊是没有什么障碍的!”

  

  

  “来吧,握握爪吧!”黑狗嚷道。

  

  

  “赞成,赞成!”

  

  

  于是两个新要好起来的朋友立刻互相拥抱,互相舔着脸孔,那么兴高采烈,不晓得拿谁来比拟它们的情况。

  

  

  “奥菜斯特斯!”

  

  

  “庇拉德斯!”

  

  

  “吵架,妒忌,怨毒,都滚开吧!”

  

  

  就在这时候,天哪]厨子扔出来一根好骨头。瞧!两个新朋友像闪电似的向骨头直扑过去。友好和睦像蜡一样地融掉了。

  

  

  奥莱斯特斯和庇拉德斯,相咬相撕,咬牙切齿,搞得一蓬一蓬的狗毛满天乱飞。

  

  

  归根结底是什么东西把这一对宝贝拆开的?浇到它们背上的冷水!

  

  

  人世间就充满了这样的友谊;实际上,似乎朋友之间难得不是这样的,刻画这一对儿,其余的也就可想而知。听他们的讲话,你以为他们是同心同德;丢给他们一根骨头,这就全成了狗了。

  

挑剔:姑娘挑郎

  

  

  —个未婚姑娘要想挑个夫婿,这本来算不上什么大是非,可糟糕的是:她十分骄傲少礼。她要人家找的夫婿,既要聪明,又要漂亮,佩带勋章,又有声望,还得年轻强壮。(美人儿未免过于挑剔狂妄):她要求别人尽善尽美,可是谁又能样样齐备?何况还有这一条,她要人家爱她,可又不准吃醋妒忌。

  

  

  说来有点奇怪,她的运气可并不坏,好像上考应选,门第高贵的求婚者纷至沓来。然而在挑选上她的口味和想法苛刻入微,别的姑娘眼里这样的夫婿就是珍宝,可他们在她的心且中,不是夫婿,面是垃圾!

  

  

  咳,从这批求婚者当中她能挑谁呢?有的没有当官,有的缺步勋章;有的尽管有官衔,可惜袋里空空;这一个鼻子阔,那一个眉毛浓;这里过了头,那里又不够,总之,来的人没有一个合她的胃口。

  

  

  两年过去,求婚的人越来越少,另外一批人派来新的媒婆:不过这已经是中等人品的配偶。

  

  

  “都是些什么东西!”美人儿斩钉截铁说,“难道要我做他们的未婚妻?嘿,真的,他们简直异想天开!从前被我谢绝的求婚者,不知道比他们高出多少倍?难道我会嫁给这样的贱货?好像我急不可耐想嫁人一般。姑娘的生活我一点都不觉得难受,白天我玩得快活,夜里,真的,我睡得安稳。这样匆忙嫁人对我极不相称。”

  

  

  于是这批求婚者也不再出现,以后又听到同样的拒绝,上门求婚的人越来越稀少。

  

  

  又过了一年,没有人再来求亲;一年过去了,接着又过去整整一年,没有人再派媒人登门。我们的姑娘终于变成一个老处女,她开始数计自己的女伴,(她要数计有的是闲空时间):有的早就出嫁,有的也订订婚;只有她好像已被人们遗忘,于是悲哀钻进了美人的胸怀。

  

  

  你瞧:镜子让她看到真相,残酷的时间每天都从她的动人的美丽中偷走一点东西。开头是红晕消褪,接着眼睛没了生气,迷人的酒涡在腮巴上消失不见,活泼、机灵好像也溜走了;两三茎白发已经在头上出现:不幸从四面八方袭来!从前,舞会中没有她,就会逊色;着迷的人紧紧把她包围;到如今,唉!人们招呼她无非是打打纸牌。

  

  

  骄傲的人现在改变了态度,理智吩咐她赶快找个夫婿:她再也不敢目中无人。尽管姑娘家依然瞧不起男人,可是她的内心却总是为我们男人开脱。为了不要在孤寂中了结一生,美人,趁自己还没有衰老不堪,嫁给了第一个来向她求婚的人。她是多么欢畅、高兴,她终于嫁了一个残废人。

  

眼高手低:运货车队

  

  

  一列拉着陶瓷罐儿的货车到达山顶,面临着下陡坡。管事人吩咐其余车辆待命,他驾驭着第一辆车儿先行。驾辕的那匹大马着实干练,骶骨顶着车辆,步稳行慢。

  

  

  山顶上有匹马儿年纪轻轻,它一边观望,一边不住批评:“哎呀!这事实在太稀奇。它是素负盛誉的马匹,拉车却慢得与虾子无异!你看,几乎碰上石头,走得简直歪歪扭扭。喂,喂,朋友!加油,加油!啊!又一次撞进了坑里。他为什么不向左避避?这笨货实在太没有本事。既不是上坡,既不是黑天,又是下坡,又是大天白日。没有本事,哪里配拉陶瓷器!这种事叫人看着干着急。呆一会儿,且看看我们的,我们绝不浪费分秒,车儿将全速飞驶。”

  

  

  过了一会儿,该着那马起步,它挺胸昂首,背也老直。但是,一个小丘刚刚过去,重载下压,车儿已刹不住,把马儿往下直推,往旁直挤,他的四只蹄儿已不由自主。妙极了!车儿颠簸跳动,撞撞跌跌,管什么路上的石块、深辙!车儿越来越左,越来越左。忽听得轰地一声,连车带马掉进了沟壑。报销了,主人的一车陶瓷货!

  

  

  世上许多人都犯这个毛病,别人干事,我们全盘否定。一旦该着我们自己干起,却弄出加倍糟糕的结局。

  

  

懒惰:池塘与河流

  

  

  池塘向邻近的大河交心:“我总看到你在滚滚流动,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倦困?我也总看到货船与大筏,压在你的身上那么沉重,无数舢板小船还不算在其中。何日你才能摆脱这一困境?我要是你,我该愁苦得丧生。我的生活可算幸福十分,虽然和你相比,我不出名,地图册上绝没有我的名称,也没有歌颂我的古斯力琴,然而,这些对我不过是浮云。我像一位坐在羽褥上的姑娘,懒洋洋地躺在细软的淤泥上,没有纷扰,宁静而又安详。别说船与筏不把我惊扰,连小舢板的重量我也不承当。只有微风送来的片片落叶,在我的水面上轻轻飘荡。生活如此安逸,还要怎么样?静静地望着尘世上的纷扰,我回味着人生哲理的遐想。”

  

  

  

  

  

  

  “人生哲理,你知不知道规律?水在流动中才把净洁保持。我所以成了大河,流程万里,就只因遵循规律,不图安逸。我有充沛的流量,净洁的质地,给人们带来利益,我享荣誉。我会一代代地奔腾不息,而你恐怕不久便会消失。那时谁也不会把你记起。”

  

  

  果真如此,大河一直奔腾滚翻,池塘的光景却是一年不如一年。可怜啊,沼苔丛生,水草塞满,最后池塘终于完全枯干。

  

  

  如果天赋不为社会尽责,天赋便会慢慢枯萎衰竭。一个人一旦沉溺于懒惰,他便不会有振兴的事业。

  

  

犯贱:蛙国求王

  

  

  蛙国一向施行自治,青蛙们感到很不满意。它们觉得,没有当官的,自由自在生活,对它们绝对不是好事。为了消除这种优虑,它们就去请求诸神派一个国王,虽然天神不乐意理睬各种胡言乱语。但是这一回宙斯却听从它们的求告:就给它们一个国王。于是国王轰的一声自天而降。

  

  

  国王沉重地撞在王国之上,泥泞沼地王国发生了震荡,蛙群由于恐慌,撒腿四下里奔跑,谁要是来得及,要逃到多远就多远,大家躲在角落里偷偷议论国王。

  

  

  的确,这个国王使它们感到惊奇,他既不轻浮,又不慌不忙。举止稳当、说话不多而且端庄。他的身材高大,腰围粗壮,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神奇的创造!国王身上只有一件事不好,这个国王原来是块山杨木。

  

  

  开头,人们尊奉他高超出群,臣民中间没有人敢和他接近:他们都满怀恐惧地看他,而且,只敢从远处透过菖蒲与苔草偷偷看一眼,但是世界上从来没有,百看不厌的奇迹怪事。因此它们开始摆脱恐惧,然后它们忠顺地大胆爬过去;开头它们俯伏在国王面前,后来,几个胆大的索性侧身坐在国王身边,甚至试图跟国王平坐平起;还有几个胆子更大的哩,甚至把屁股对准国王而坐。国王出于慈悲对一切都容忍不言。

  

  

  又过了一些时候,你瞧,谁只要乐意,它就可以跳到国王身上玩耍。只有三天,大伙就对同这样的国王相处感到烦厌。青蛙们又提出新的恳求,要求朱庇特给它们派一个,享受真正威望的国王来到沼泽王国!它们的温和的请求得到了接受。

  

  

  朱庇特给它们的王国派来一只灰鹤。这个国王不是木头,它完全是另外一种习性:它不喜欢纵容自己的臣民,凡是有罪的它都吃掉。而在它的法庭上,没有任何无罪的青蛙;因此,在它治下,只要惩罚,就有它的早点、午饭和晚餐。

  

  

  于是一种凶年,降落到沼泽国居民头上,每天在蛙群中都有大批丧亡。国王从早到晚在王国之中周游,它不论见到谁,马上对它审判,把它一口吞掉,于是青蛙们的嘎嘎叫声和呻吟比以前更厉害了。希望朱庇特再一次,给它们派来新国王,因为当今的国王把它们当苍蝇一样吃掉,甚至不让它们露出鼻子,也不准无忧无虑地嘎嘎喊叫(这是多么可怕)!不仅如此,它们觉得国王简直比旱灾还吓人。

  

  

  “为什么你们过去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们这些疯子,”从天上向它们传来声音,“简直不让我安静?你们不是在我的耳边唠叨要个国王?不是给过你们国王?——你们嫌他不吭声。你们就在你们的沼泽里造起反来,于是给了你们另一个国王——这一个又嫌太凶。你们就跟它生活在一起吧,免得你们越来越糟!”

  

好心办坏事:执政的象

  

  

  森林中的动物选举大象当他们的父母官。一般地说来,象都是比较聪明的,然而也有例外。这位父母官身材跟它的亲族一样高大,头脑糊涂却和亲族不同。他非常仁慈,连一个苍蝇也不忍伤害。

  

  

  有一次,这位菩萨心肠的父母官收到羊送来的一份诉状:恳求他禁止狼剥羊皮。

  

  

  “混账东西!”大象对狼喝道,“你们这是搞的什么名堂?完全是丑恶的勾当!谁批准你们抢劫的?”

  

  

  “并非抢劫,大人”狼辩解道,“这实在是一种制度。冬天来了,我们总得有过冬的袍子,这样就得让我们从羊身上稍为抽点儿捐税。如果它们吵吵嚷嚷,那是它们不讲道理。我们一点儿也不过分,我们不过跟每一位好姐妹要张把皮,可是,它们却不肯爽爽快快地拿出来,这怎么能怪我们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父母官说道,“哦,既然法律许可,就剥张把皮吧!除此以外,可不能动它们一根毫毛!不公平我可不答应!”

  

  

强制他人:杰米扬的汤

  

  

  杰米扬准备了一大锅汤,请朋友福卡前来品尝。

  

  

  “请啊,老朋友,请吃啊!这个菜是特别为你预备的。”杰米汤热情地说。

  

  

  “不,亲爱的朋友,吃不下了!我已经吃得塞到喉咙眼了。”朋友回答。

  

  

  “没关系,才一小盆,总吃得下去的。味道的确好,喝这样的鱼汤也是口福呀!”

  “我已经吃过三盆哩!”

  

  

  “嗨,何必计数呢?哦,你的胃口太差劲!凭良心说,这汤真香,真稠,在盆子里凝结起来,简直跟琥珀一样。请啊,老朋友,替我吃完它!吃了有好处的!喏喏,这是鲈鱼,这是肚片,这是鲟鱼。只吃半盆,吃吧!”杰米扬喊自己的妻子,“娘子,你来敬客,客人会领你的情的。”

  

  

  杰米扬就这样热情地款待福卡,不让他休息,不让他停止,一股劲儿劝他吃。福卡的脸上大汗如注,勉强又吃了一盆,并装作吃得津津有味,把盆子里的汤吃了个干净。

  

  

  “这样的朋友我才喜欢,那班吃东西挑剔的大人先生们,我就觉得可气。”杰米扬嚷道。“吃得痛快!好,再来一盆吧!”

  

  

  然而,好不奇怪,老福卡虽然喜欢吃汤,却马上站起身来,赶紧拿起帽子、腰带和手杖,用足全力跑回家去了,从此再也不上杰米扬的门。再好的东西,如果不加节制地强加于人,就会和杰米扬的汤一样令人讨厌。

  

  

好坏不分:小树

  

  

  有一天,一个樵夫带看斧头从树林中走过。

  

  

  林中的一棵小树急忙把他叫住说:“朋友,你一定要帮我一把,我现在很痛苦,快把站立在我四周的树全砍掉吧!这些树木使我不能自由自在地生活,我身上照不到丝毫阳光,我的树根也无法四处伸展,我听不到一点风声,他们好像是我头上的一道罗网,把我围得严严实实。”

  

  

  “告诉你吧,如果不是他们这样围看我,而让我自由自在地生长,一年之内你就可以看到我将骄傲地挺立在这里,我茂密的树叶将使山谷两边绿树成荫。但是,现在情况却很糟,你瞧!我仍是这么一点儿高的灌木。”

  

  

  于是,好心的樵夫毫不犹豫地挥动看他的斧头,按小树所说的把小树的四周一大片树木全砍光了。

  

  

  这可怜的小树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被炎炎的烈日晒干了液汁,被大雨和冰雹打得东倒西歪,最后一场可怕的狂风把它所有的枝叶都吹光了。

  

  

  “你这个笨家伙!”一条蛇来到小树的身边说,“你的灾难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在四周树林的保护下,你安安稳稳地长大,无论炎热、冰雹、暴雨,还是大风,都不可能伤害你,它们保护看你的安全。一旦大树枯老而逐渐消失,那时候你也长大成材了。长得与大树那样粗壮高大,枝繁叶茂,就是再大、再厉害的风暴和灾难,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你依然可以屹立于风雪雷电面前。”

  

  

追求幸福的歧途:乌鸦与母鸡

  

  

  当年斯摩棱斯克公爵为了抗击敌寇设下奇谋,给新的汪达尔人布下罗网,撤出莫斯科让他们走向灭亡,于是所有居民,不分年幼年老,集中起来,不失分秒,一齐涌出莫斯科城门,好像蜂群涌出蜂房。

  

  

  乌鸦在屋顶上看到这一片惊慌,擦擦鸟嘴,心平气和地看热闹。

  

  

  “你怎么啦,大嫂,你怎么还不走?”一只母鸡从大车上对它说,“你难道没听到,咱们的仇敌已经到了家门口。”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女预言家回答道,“我要大胆留在这里,你们姐妹们,悉听尊便;他们可不会把乌鸦烧煎蒸烤,我跟客人一定会相处得很好,说不定还能弄到一小片乳酪,或者一小块骨头,或者别的什么,再见,长冠毛的鸡,祝你一路平安!”

  

  

  乌鸦果真留了下来;但是它并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当斯摩棱斯克公爵用饥饿来折磨客人的时候,乌鸦自己却做了客人汤里的食料。

  

  

  一个人在盘算的时候常常愚蠢而又盲目,他表面上好像在追踪幸福,可是结果却和乌鸦同样的命运:做了落到汤里的乌鸦。

  

  

  

  

推荐阅读:

三只小猪的故事

司马光砸缸的故事

经典寓言故事丨山鸡起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