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癞 蛤 蟆 斑 哥》长篇童话小说连载(第十六章) 作 者:凌空 泼彩画:凌空

  

  

  

  

  

  

  

  癞 蛤 蟆 斑 哥 (长篇童话小说)

  

  

  

  

  第十六章 黑夜魔煞的下场

  

  洞外边,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来。

  被蝙蝠们扔出洞外的癞蛤蟆斑哥,在泥水里趴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爬了起来。它抚摸着摔痛的身体,抬头看了看黑朦朦的山洞,说了声:“哎哟喂,我的骨头都快摔散了。”

  它艰难地爬到了一棵树下,靠在树干上,慢慢地活动着筋骨。望着风雨交加的夜空,它心里在想,怎么办呢?洞里面的蝙蝠怎么那么多呢?如果是和黑夜魔煞单打独斗,说不定还能打败它。可是要同时对付那么多蝙蝠,那就有点儿难了……它边想边揉着摔痛了的腿,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当太阳出来的时候,癞蛤蟆斑哥还靠在树上睡得正香,连小松鼠索果洛来到它身边都不知道。调皮的小松鼠索果洛拿着一根尾巴草,在它的鼻子上轻轻地挠着痒痒,终于把它弄醒了。

  癞蛤蟆斑哥眼睛还没有全睁开,就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当看到小松鼠索果洛坐在旁边时,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啊呀,我睡了好长时间吧?”

  小松鼠索果洛迷迷地问它:“怎么样,昨天晚上是不是被它们扔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癞蛤蟆斑哥难为情地说。

  “以前来的许多蛤蟆,要么是被扔出来,要么就是被打出来,都是一个样。”

  癞蛤蟆斑哥跑到溪边洗了洗脸,站起来活动着身体,说:“嘿,洞里面蝙蝠太多了。如果是黑夜魔煞一个人,说不定我能打的过它。可是那么多蝙蝠,我还真是没有办法……”

  小松鼠索果洛想了想,说:“擒贼先擒王。你如果能首先制服黑夜魔煞,那些蝙蝠说不定就害怕得不敢上来了。”

  癞蛤蟆斑哥一听,觉得它说的有些道理。

  小松鼠索果洛又说:“听说蝙蝠白天的战斗力没有夜晚强,你如果白天进去,或许希望还要大些。”

  “谢谢你,索果洛。”癞蛤蟆斑哥一把抓住它的手,感激地说,“你对我太好啦,我都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你?”

  “你别这样说,我是觉得你懂礼貌,做事有恒心,不像其它的蛤蟆,一旦被打败就逃之夭夭了,所以才告诉你这些的。”小松鼠索果洛真诚地说。

  

  癞蛤蟆斑哥把小松鼠索果洛的手放下后,算了算自己出来的日子。这一算,它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天啦,我已经出来七天了,这可怎么办哪?”

  小松鼠索果洛问清原因后,也替癞蛤蟆斑哥着急:“啊呀,时间是很紧的。那怎么办呢?”

  癞蛤蟆斑哥想了想,说:“不行,我必须现在就进去,我一定要拿到金蟾衣。”说着就要动身。

  “你身体吃得消吗?我看你呀,还是休息一天再进去吧。”小松鼠索果洛关心地说。

  “我行,我身体棒的呢。”癞蛤蟆斑哥说完,正准备往洞那边走去时,却看到尖嘴翠鸟飞了过来,它高兴地跳了起来,“小翠鸟,小翠鸟,你怎么来啦?”

  尖嘴翠鸟落在树枝上,说:“我看你出来已经是第七天了,不知道你拿到金蟾衣没有?”

  癞蛤蟆斑哥对小松鼠索果洛说:“它是我在路上交的朋友。哎,你下来,我跟你说,小翠鸟。”

  尖嘴翠鸟飞到癞蛤蟆斑哥身边,问:“快说,有什么要吩咐的?”

  癞蛤蟆斑哥告诉它,还没有拿到金蟾衣,不过自己正准备进洞去,估计会有一场恶战。接着又对它说,你来的正好,看样子黑夜魔煞把金蟾衣藏在水晶宫殿上面的某个地方,如果我把黑夜魔煞制服了,请你帮个忙,飞上去把金蟾衣给取下来。

  尖嘴翠鸟听后,满口答应:“没问题,没问题,你什么时候进去?”

  癞蛤蟆斑哥站起来,一连来了好几个“凌空弹跳”,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还可以,就说:“立刻出发。”

  小松鼠索果洛看了癞蛤蟆斑哥的弹跳后,佩服地说:“斑哥,你有这么大的本事,难怪你不怕黑夜魔煞啰。好,我祝你凯旋而归。”

  癞蛤蟆斑哥抱拳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朝洞口走去。

  尖嘴翠鸟飞到洞口边的一块石头上,对正往洞里走去的癞蛤蟆斑哥说:“你只要叫我一声,我立马就到。”

  癞蛤蟆斑哥笑了笑,说:“你可要迅速点。”

  尖嘴翠鸟点点头,说:“没问题。”

  

  白天的龙宫洞里光线要好些,癞蛤蟆斑哥沿着弯弯曲曲的台阶,高一脚低一脚地又来到了水晶宫殿。

  此时的水晶宫殿静悄悄的,一只蝙蝠都看不到。

  癞蛤蟆斑哥一个健步跳到龙椅上坐下来,抬头一看,蝙蝠们都吊在宫殿顶上睡大觉呢。看着睡的正香的它们,癞蛤蟆斑哥心想,我可不是来看你们睡觉的,我得把你们吵醒来才行,否则我怎么能知道金蟾衣藏在哪儿呢?

  想到这,癞蛤蟆斑哥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朋友,你在哪儿?快下来呀!”

  巨大的回声,把睡得香甜的蝙蝠们全给吵醒了。它们纷纷从宫殿顶上飞落下来,睡眼朦胧地看着胆大包天的癞蛤蟆斑哥,不知如何是好。

  喧闹声把睡在垂幔后面的黑夜魔煞吵醒了。它气势汹汹地跑出来,厉声吼道:“是谁?是谁在这里大声喧哗?吵得本王睡不好觉!”

  冷笑书生连忙跑到它身边,指着站在龙椅上的癞蛤蟆斑哥,说:“大,大王,你看,是它,又是那只又臭又丑的癞蛤蟆……”

  黑夜魔煞抬头一看,气得爆跳如雷:“这,这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你这个癞蛤蟆,竟敢站在我的龙椅上!小的们,给我上,给我把它抓起来,我要剥它的皮抽它的筋!”

  癞蛤蟆斑哥见状,大吼一声:“谁敢上?谁敢上前一步,我就一脚将这把龙椅踩得粉碎。”

  黑夜魔煞一听,赶紧喊道:“不要动,大家不要动。”劝阻了蝙蝠后,它气咻咻地说,“如此说来,我昨天晚上是看走了眼呵,没想到你这只癞蛤蟆还不同寻常啊。”

  癞蛤蟆斑哥最讨厌别人叫它癞蛤蟆,它脚下用劲一跺,说:“谁再说我是癞蛤蟆,我要它好看!”

  冷笑书生冷笑着说:“好,好,我们不叫你癞蛤蟆,叫你斑哥好啦。斑哥,你看看这场面,你认为你能逃得出去吗?你乖乖地从龙椅上下来,我在大王面前帮你说几句好话,就当你是小娃娃不懂事,放你一马,让你好手好脚地走出这个宫殿。你看怎样?”

  癞蛤蟆斑哥听完冷笑书生的话,哈哈大笑起来。

  黑夜魔煞见癞蛤蟆斑哥一付笑傲江湖的样子,更加来气,它恶狠狠地说:“你笑什么?难道它说的不对?”

  癞蛤蟆斑哥笑完后,说:“你们也太小看我斑哥了,我可不是被吓大的。我还是那句话,朋友,你只要把金蟾衣借我用一用,事后我马上完壁归赵,如若不行的话……”

  “你想怎样?”黑夜魔煞越来越搞不清楚癞蛤蟆斑哥是什么来头了。

  “我要把你这座宫殿弄得天翻地覆!”癞蛤蟆斑哥有意要激怒黑夜魔煞,以便发现它的破绽,好对付它。

  黑夜魔煞一听,气得浑身发抖,它指着癞蛤蟆斑哥喊道:“你,你……你这个,气死我了。”

  冷笑书生见黑夜魔煞气成这样,忙用手一挥,大喊起来:“兄弟们,上啊!抓住它!打死它!顾不得龙椅啦!”

  癞蛤蟆斑哥赶紧摆出一付决斗的架式,却不见蝙蝠们冲上来。正感到纳闷时,只见黑夜魔煞飞起一脚,将冷笑书生踢到了一边,并骂道:“没用的书生,你想把我的宝座龙椅给毁掉啊?”

  冷笑书生又痛又委屈地说:“大王,龙椅毁了还可以重做一把,可是这个癞蛤蟆不除掉,我们将永无宁日啊。”

  黑夜魔煞一听,觉得有些道理。它看了看威风凛凛地站在龙椅上的癞蛤蟆斑哥,眉头一皱,高声喊道:“小的们,给我上!谁抓住那只癞蛤蟆,本王我重重有赏!”边喊边率先朝癞蛤蟆斑哥冲去。

  蝙蝠们紧随其后,黑压压地扑了上去……

  

  癞蛤蟆斑哥见此情形,想起了小松鼠索果洛说的话:擒贼先擒王。于是,将身子往后一缩,高喊一声:“凌空弹跳!”接着像一颗急速的子弹,射到了黑夜魔煞的胸口上。

  就在黑夜魔煞被击倒在地的同时,癞蛤蟆斑哥一脚踩在了它的肚子上,大声喝道:“全都给我站住!谁敢再上前一步,我立刻踩死它!”

  一拥而上的蝙蝠们,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它们都像傻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黑夜魔煞完全没想到癞蛤蟆斑哥有这么厉害,它赶紧挥着手制止手下:“不要动!大家都不要乱动!”然后可怜巴巴地望着它的对手,哀求道,“你可不要乱来啊……”

  癞蛤蟆斑哥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黑夜魔煞,大声地问道:“说,金蟾衣在哪里?”

  黑夜魔煞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用手指了指宫殿的顶上,说:“在上、上……”

  冷笑书生没等黑夜魔煞说出来,赶紧疯狂地喊道:“大王,别,别告诉它!那可是我们的镇洞之宝啊!”

  癞蛤蟆斑哥指着冷笑书生,气愤地说:“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家伙,你想让你的大王死后你好接班吗?”

  黑夜魔煞一听,也气急败坏地喊道:“臭书生,你想害死我呀?我死了留着金蟾衣有个屁用?”说到这,它眼睛一转,又用手指着宫殿的上面说,“你快把我放开,我这就上去给你拿金蟾衣。喏,就在上面那个有光的洞隙里。”

  趁着癞蛤蟆斑哥抬头往上看时,黑夜魔煞立马拼命地抓住它的脚推开了它,俩人顿时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搏斗……

  围在四周的蝙蝠们,看着翻来覆去的它俩,不知道该怎样援手。

  此时的冷笑书生跳到一个高处,举着双拳,恶狠狠地喊着:“打死它!打死它!”边喊还边捡起石头,向癞蛤蟆斑哥和黑夜魔煞砸去。

  在殊死搏斗中又占上风的癞蛤蟆斑哥,用脚拼命地踩住黑夜魔煞,眼睛找准了冷笑书生,屁股往下一压,高喊一声:“闪电夺命液!”就见一道银白色的液体,直直地射进了它正张开的嘴里。

  冷笑书生猛一下吞进了癞蛤蟆斑哥射来的毒液,知道大事不好,刚想吐出吞下去的毒液时,全身已经开始颤栗起来。惊恐万状的它指着癞蛤蟆斑哥,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噗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到冷笑书生在瞬时间就死了,蝙蝠们吓得是四处飞跑,纷纷逃离了……

  癞蛤蟆斑哥见冷笑书生被自己毒死了,心里虽说有些害怕,但此时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它凶狠地对脚下的黑夜魔煞喊道:“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黑夜魔煞已经被吓的浑身发抖,它摇摆着手说:“英雄,别杀我,别杀我。我上去给你拿、拿金蟾衣……”

  “呸,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癞蛤蟆斑哥厌恶地看了它一眼,然后高喊一声:“小翠鸟!”

  “来啦!”尖嘴翠鸟闻声从龙宫洞外飞了进来……

  

  

  

  

  

  凌空,男,1958年出生,江西九江人。字空也,号清风斋主。平生喜好舞文弄墨,小说、诗歌、散文、书法、美术在全国各大赛事上多有获奖,书画作品被江西省图书馆收藏。著有长篇小说《牯岭镇》、《癞蛤蟆斑哥》(获“2008中国原创动漫大赛”剧情类银奖)。擅长泼墨画、左笔书。现为: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栏目组》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证书号:SM3968。

  2017年春,偶读《中国美术史》,对美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反复临摹《芥子园画谱》,如痴如醉。研习多月,忽感中国山水画的泼墨画,犹如一场瓢泼大雨灌入身心,遂迷上了泼墨画。不久,创作了泼墨画《晨风吹过桑干河》,并获得了2017年全国诗书画家年会特等奖;

  《皖南印象》入选第四届国际书画节百杰书画家奖;

  《山静白练飞》获得2018“翰墨风华”全国诗书画大赛一等奖;

  《石门冠天下》获“走进新时代”诗书画影艺术大赛铜奖;

  《日暮乡关》获2018首届“无极杯”全国书画大奖赛二等奖;

  《古村》获2018年中国第一届“画院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奖;

  《空山》获2019艺术名家“英才杯”全国书画大展赛金奖;

  《画说聊斋》获首届“蒲松龄杯”全国精品书画印大赛二等奖;

  《候鸟天堂》获“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球华人书画大赛”优秀入围奖;

  《浪溪春曲》获2019“第八届中国民间书画精品大赛”三等奖;

  《数声鸡犬松风里》获2019“艺术新时代”全国书画大赛铜奖。

  《浪溪四月》获首届“中华盛世杯”全球华人书画大赛银奖。

  研习书法多年,尤工隶书、左手书。书法作品《春江花月夜》获2019艺术名家“英才杯”全国書畫大展賽金奖;

  《念奴娇.中秋》获第二届“中国书画院杯”书法大赛金奖;

  《忆江南》获2019年“翰墨风华”全国诗书画大展赛一等奖;

  《故园情》获2019“第八届中国民间书画精品大赛”三等奖;

  《李清照.记梦》获全国第三届“一带一路.中华国礼杯”银奖(墨笑编辑)。

  

  

  

  

  

  

  

  

  

  

  

推荐阅读:

给孩子读睡前故事,让孩子背古诗、练习表达……这位山村教师的特别战“疫”日记值得点赞 | 关注

细思极恐故事会恐怖漫画丨数数

儿童励志寓言故事三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