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村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年轻夫妇,男的耕田犁地,女的在家织布,夫妻俩你敬我爱,日子过得蛮好。

  有一天,男的出去犁地,只见一个道人骑一匹高大骏马来到地边。据说他就是赤脚大仙,听说农妇敏慧,特来试探的。那道人高声问:“农哥,你犁了一早的地,可知犁了多少下?!”农哥想了想,他摇摇头,道人哈哈,扬鞭而去。

  农哥回家对妻子说了这事,他妻子笑着说:“明天你去犁地,如果那个骑马的人再来问你,你就说:‘师父!你骑着马走了一早的路,可知你的马走了多少蹄印?’”

  第二天,农哥又去犁地,正犁着,昨天那个骑马道人又来问:“农哥,你今早犁地犁了多少?"农哥笑着回答:“师父!你今天骑着马走了一早的路,可知你的马走了多少蹄印?”

  道人回答不出来,心想:昨天我问他,他一样也说不出来,怎么今天他就能回答呢?究竟是他想出来的,还是有人教他的?道人想到这里,就问农哥:“你今天怎么能回答出来?是你想出来的吗?”

  农哥就照实说:“不是我想的,是我昨天回家去问妻子,她要我这样回答。”道人又对农哥说:“你回去,叫你妻子办一桌酒席,我明天来吃。”

  农哥回答:“好!”道人又说:“农哥,你记好,酒席要有千只眼的桌子,要一百个,筷子要八十八双,还要九十九样菜,外加一盘红心萝卜白边边。”农哥听完道人的话,吓得说不出话来,想了好久才说:“师父!我家里没有这么多东西,怎么能办得起你说的酒席呢?”

  道人笑着走了,农哥呆呆地看着远去了的道人,半天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跑回家,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妻子说:“糟啦!糟啦!……”

  “你今天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慢慢地说。”

  “今早骑马道人又来了,他问我,我就把你说的话对他说。他问我是不是自己想的,我对他说,是你教的。他就说要你办一桌酒席,他明天来吃……”

  “你呀,何消大惊小怪的?一桌酒席就把你急成这样,如果是十桌酒席,还不把你急死……”

  “唉,比十桌酒席还难!他要一张千只眼的桌子,要一百个,筷子要八十八双,还要九十九样菜,外加一盘心是红的、外面是白边边的萝卜。你看我们家哪有这些东西?早知是这样,我就不应该把你说的话告诉他。”

  妻子走到丈夫身边坐下,说:“莫急,我有办法,你明天去犁地,我在家办酒席。骑马道人来,你就把他带来家里,我会办出他说的酒席来。”农哥这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农哥照常下地干活。骑马道人来了。农哥便对道人说:“我妻子在家煮饭,我是来接你的。”道人点点头,农哥在前面带路,道人骑在马上跟着。到家门口,道人把马拴在门前一棵树上,跟着农哥进了屋,只见在一间空房子中间,摆着一把筛子,筛子上面放着一个白碗,八双筷子整整齐齐放在白碗边,一盘炒韭菜,一盘用煮熟的腌鸭蛋切成片。道人心想:真聪明。吃完饭,道人起来说了声多谢大嫂,夫妻俩送到门口。道人牵过马,把左脚踩在马橙上。回过头来笑着说:“大嫂,你说我是要上马还是要下马?”农妇把右脚踏在门槛外说:“师父,你说我是要出门还是要进门?”道人看了她一眼,转身骑上马,刚走两步,他又回过头来说:“好朵鲜花,插在屎巴。”回身扬鞭而去。

  农妇想:道人的话一定是对我说的,那么我要怎么办呢?最好是回娘家去,这样他就没办法了。她想到这里,转身进屋收拾东西,农哥问:“你收拾东西去哪里?”

  “我要回娘家去住一段时间,你在家里把地犁出来,我会回来和你一起种地。”

  农哥说:“我送你去。”

  “不要你送了,我走的这段时间你不要来找我,如果道人来家里问起我,你就说:她听了你讲的‘好朵鲜花,插在牛屎巴’就气着回娘家去了,走时还说她不回来了。”

  农哥看着她点点头……

  一个月过去了,农哥很想妻子,几次想去接,又想起妻子说的她自己会回来。没办法,他只有起早摸黑地做活计。就在这时,骑马道人来了,远远地就问:“农哥,你今天怎么不回去吃晌午饭?”

  农哥抬头看是道人,想发火,又发不起来,只是哭丧着脸说:

  “自从你在我家里吃了那顿饭,出来你说‘好朵鲜花,插在牛屎巴’,她一气就回娘家去了。以后也不回来了。你看,没有人在家煮饭,我回去一样也吃不着,就怪你,把我们夫妻拆散。”

  道人想了想,对农哥说:“你莫急,我有办法叫她回来。”说完骑马飞奔远去。道人骑马来到一处地方,只见山清水秀,好似仙境。道人被美丽的景色迷住了。他放松缰绳,让马缓缓而行,行不多久,远处有几所房子,走近一看,门前有一年轻妇女坐着绣花。

  

  

推荐阅读:

2019第四届青少年成语·寓言故事大赛,海选圆满结束~

故事会、演讲比赛 博白县中小学2020年青少年爱国主义读书教育活动精彩纷呈

血腥爱情故事 张惠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