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 女朋友

  “啊....啧...”

  

  看着手又被滚烫的咖啡烫出一道红印,张扬心想,还是自己咖啡店里的那台老家伙靠谱,这年头新的咖啡机光说明书就有厚厚的一本——更何况他现在是单手操作。

  “喂,老妈啊,哎,没事,就是被咖啡烫了一下…好啦好啦,我是在老王这,他新买了进口咖啡机要让我练手……没有我们俩真不是那种关系…真的我以毛主席发誓!…我喜欢的真的是女的…老妈我年底就给你把女朋友带回家那你就放心了吧…你都没见过阿玲呢就天天叨叨...好好好我保证!嗯,就这样,拜。”

  每次和老妈打电话都像上战场,尤其是还得虚构一个不存在的“女朋友”。

  张扬这样想着,叹了口气,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

  那个人还是坐在电脑前,噼噼啪啪打字打的风生水起,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一杯咖啡被轻放到了他的身旁。

  张扬恍惚间想起了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阳光透过窗户撒进小小的咖啡馆,那个人棱角分明的侧脸被阳光勾勒出一圈金色的轮廓。

  他是上午的第一个客户,得体的举止,简约的打扮,最让张扬按耐不住的,是他拿着菜单到那个人面前,四目相对的瞬间那充满磁性的声音。

  “谁的电话啊?”那个人头也不扭。

  就是这声音让他一次次的双腿发软,张扬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妈。”

  “哦。”那个人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

  电脑屏幕中一串串的商业数据倒映在他的金丝边眼镜上,专注的双眼中透露出的冷静让张扬感到些许的恐惧。

  张扬环顾这仍有点陌生的巨大房间,深棕色为主的简约装潢,四面都是摆满了书的书架,每本书边缘露出的众多彩色便签条透露着这一切并非只是摆设。

  除了书,这近百平方的大房间内就只剩下一台跑步机,一个包含巨大试衣镜的衣柜,还有一张现已凌乱的大白床。

  张扬想起一个小时前那次憨厚淋漓的交欢,不觉间嘴角上扬。

  试衣镜中,张扬光着的上身还留着几道深深的印记——那个人总是喜欢把小拇指指甲留长。

  张扬对着镜子,轻抚着因为工作又消瘦了不少的身体。

  他看到了自己手上那被烫红的区域,叹了口气。

  这是他们的第七次见面,彼此已经熟悉了对方的身体,但那个人的一切,对张扬而言都是个谜。

  他不知道那个人的工作,不知道他的身世,只知道他有个好听的名字——王启。

  “诶,老王啊。我妈还问到你了。”

  “……你叫我什么?”

  低沉的声音让张扬吓了一跳,不知不觉间,王启已经做完的手头的工作,走到了他的身边。

  王启从背后轻轻抱住了他,手拂过他的腹部,有点痒。

  “老王啊,这称呼多亲切…唔…”话还没说完,张扬的嘴已经被堵得严严实实。

  王启满意地看着对方脸上泛起的红晕,说道:“小惩大诫。再有下次,自己看着办。”

  张扬遭到突然袭击,一下子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还是王启好心提醒:“你妈问到我什么了?”

  “噢我妈啊…我妈…我妈她问你有没有女朋友…”

  “有啊。”

  “什么?”

  “女朋友啊。”

  “什么?!!”

  “公司里有个叫Amanda的女孩,追了我好久,我再不答应人家也说不过去了吧。”

  “……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骗你干嘛。”

  长长的沉默。

  张扬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阿扬,你听我解释…”王启很无奈。

  明明只是个玩,张扬却似乎当真了。

  张扬何尝不知道王启是在逗他,可想到了母亲几次三番电话里的试探,委屈一股脑儿涌上心头,不由得红了眼。

  他躺到了床上,背对着王启,没有要理对方的意思,内心里却又期待着王启的安慰。

  电话响了。

  铃声在空荡的房间里回响着,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张扬似乎能感受到身后王启的犹豫,公司的电话从来没有停过,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就是如此。

  铃声继续响着。

  “...喂?”

  王启还是接起了电话。

  张扬看着床头的一本本厚重的书发呆,他看不清书名。眼眶的泪像一层不断加深的模糊滤镜。

  张扬听不清王启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到“家产”、“老爷子”之类的词。

  王启似乎在朝着电话怒吼。

  但持续不断的耳鸣使得张扬暂时性失聪——和前男友分手的半年后,每次情绪化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情况,与之相伴的,还有不断减轻的体重。

  张扬的身体似乎出了毛病,但他不敢和王启说....

  “扬...?”

  王启挂掉了电话,试探性的碰了一下张扬——没有回应。

  王启躺到张扬身边,温柔的将他翻了个身。

  张扬睡着了。

  也难怪,似乎最近咖啡馆的事情有点多,王启心想。

  王启看着面前这个眼圈红红的大男生,心中百般滋味。

  开心的是他没想到阿扬把自己看得这么重要,心疼的是原来阿扬每天要面对的压力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张扬又消瘦了,王启心疼了起来。

  他轻抚张扬俊俏的脸庞,看着了好久。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给他幸福..!

  王启忽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走到阳台上,拨通了刚才打来的那个号码。

  “....我重新想了一下,结婚可以。但一旦父亲走了,总资产我得占六成。...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明天我们可以先理一个私密合同....”

  挂掉了电话,王启看着山脚下灯火通明的城市,想到未来和张扬一起生活的日子,不觉间露出了微笑。

  

  

推荐阅读:

【北涑·有声红色故事】小萝卜头的故事

投资实证 #103 - 用历史故事讲投资

历史小故事:印象中凶残而强大楼兰实际上只是可怜的豆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