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童话十则!

  悬疑之谜:关于悬疑离奇恐怖的一切。

  

  1、

  夜半时分,阁楼上那只古老的座钟正滴答滴答的走着。

  我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买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

  十兔子问它哭什么?

  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玛丽问:“为什么大兔子病了,死的却是五兔子呢?”

  我着回答:“因为大兔子早就死了呀!”

  彼得问:“那二兔子去给谁瞧病呢?”

  我微笑着反问:“对呀,它去给谁瞧病呢?”

  彼得想了想小声的问了一句:“它是不是去看五兔子呢?”

  我笑而不语。

  亨利问:“三兔子不是买药了吗?怎么大兔子还会死呢?”

  我继续着招牌式的微笑:“因为它买的是毒药。”

  保罗问:“如果三兔子买得是毒药,那四兔子熬得是什么呢?”

  我含着笑提示:“没有人知道大兔子死了哦!”

  小强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四兔子熬得是大兔子哦!”

  说完,他一脸兴奋得看着我,得到我首肯的点头微笑后,他骄傲的扫了一眼其他孩子们。

  玛丽又问:“五兔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小玲轻轻的回答:“五兔子没有死。”

  彼得追问:“如果五兔子没有死,那六兔子抬得是谁?”

  亨利试着回答:“是不是大兔子呢?”

  保罗摇头:“大兔子在四兔子的锅里熬着呢。”

  小华说:“是八兔子吧!”

  众小孩齐问:“为什么是八兔子呀?”

  小华回答:“因为七兔子挖坑,把八兔子埋了呀!”

  玛丽再次开口:“九兔子为什么哭着对十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呢!”

  众小孩默然,都在等着我的回答——

  “因为从来就没有过五兔子呀。”

  钟响了十二下,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我轻手轻脚的从床边离开,出去时把空无一人的睡房门给悄悄地上了锁。

  2、

  又是一个夜晚,阁楼上那只古老的座钟还在滴答滴答的走着。

  我仍旧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

  “妈妈杀了我,

  爸爸吃了我,

  兄弟姐妹坐在桌底下,

  边拣我的骨头边数数,

  一,二,三,四,五……

  然后一起埋进墓里头。”

  玛丽问:“妈妈为什么要杀我呀?”

  我笑着回答:“因为我不是妈妈的小孩呀!”

  玛丽又问:“爸爸为什么要吃我呀?”

  我还在笑:“因为爸爸不知道吃的是我呀!”

  玛丽继续问:“兄弟姐妹为什么要拣我的骨头去埋呢?”

  我仍在笑:“因为他们怕寂寞,这样大家才有伴呀。”

  古老的时钟又开始敲了,当,当,当……

  我问玛丽:“其他孩子呢?”

  玛丽回答:“他们去捡骨头了。”

  这时,时钟敲到了十二下,一切又回归于平静。

  我轻手轻脚的从床边离开,出去时又把空无一人的睡房门给悄悄地上了锁。

  3、

  今夜的月亮还真是明亮呀,明明还不是圆月,却照得阁楼上那只古老的座钟闪闪发光。

  我静静地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

  “死了一个男人,

  一个没出息的人,

  懒得动手把他埋。

  就随便他放在那,

  脑袋滚落在床下,

  四肢散乱在屋里。”

  玛丽问:“是谁杀死了男人?”

  彼得说:“是我,我杀了男人,用我的刀和叉。”

  玛丽问:“是谁看到男人死?”

  小强说:“是我,我看到男人死,用我的小眼镜。”

  玛丽问:“谁取走了男人血?”

  亨利说:“是我,我取走男人血,用我的小针筒。”

  玛丽问:“谁帮男人做寿衣?”

  小玲说:“是我,我帮男人做寿衣,用我的针和线。”

  玛丽问:“谁帮男人挖坟墓?”

  保罗说:“是我,我帮男人挖坟墓,用我的铲子和小桶。”

  玛丽问:“谁为男人当牧师?”

  小华说:“是我,我为男人当牧师,用我的小本子。”

  玛丽问:“谁为男人当执事?”

  强尼说:“是我,我为男人当执事,如果不在黑暗处。”

  玛丽问:“谁为男人拿火炬?”

  小莉说:“是我,我为男人拿火炬,如果时间不太长。”

  玛丽问:“谁为男人当主祭?”

  杰克说:“是我,我为男人当主祭。如果哀悼为吾爱。”

  玛丽问:“谁为男人来抬棺?”

  小东说:“是我,我为男人来抬棺,如果不在晚上时。”

  玛丽问:“谁为男人来扶棺?”

  米奇与米尼说:“是我们,我们来扶棺,如果没有其他人。”

  玛丽问:“谁为男人唱幂曲?”

  小美与小芳说:“是我们,我们来唱歌,如果埋入树丛中。”

  玛丽问:“谁为男人敲丧钟?”

  我回答:“是我,因为我可以拉钟。”

  于是当丧钟敲响时,我轻手轻脚的离开孩子们的睡床。

  出去时又把满地残尸的睡房门给悄悄地上了锁。

  我知道当明天太阳升起时,所有的一切又会回归平静,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4、

  满月夜时,阁楼上那只古老的座钟不知怎么了,突然停止了走动。

  不过不要紧,这也不是它第一次停摆了,它总会自己走起来的。

  今夜似乎会与以往有所不同哦,我有些兴奋的往阁楼上走。

  正要向往常一样打开孩子们的睡房门时,突然发现门口边上坐着一位白色的少年。

  我问他:“新来的吗?”少年低着头没有回答。

  我不再发问,伸出手把他拉进了孩子们的睡房。

  随后,我在床头静静地坐下,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

  “一,二,三,四,五。

  上山打老虎,

  老虎不在家,

  打死小老鼠

  老鼠有几只,

  我来数一数,

  还是一,二,三,四,五。”

  玛丽向往常一样发问了:“老虎去哪了?”

  小强回答说:“老虎死了。”

  彼得接着问:“老虎怎么死的?”

  小玲回答说:“老鼠吃了它。”

  亨利又问:“那是谁杀了老鼠?”

  小华回答:“是‘我’,因为只有‘我’在数老鼠。”

  我最后问:“那么‘我’又是谁呢?”

  众孩子默然,没人回答我。

  我笑着揭开谜底:“‘我’就是老虎哦。”

  玛丽奇怪:“老虎不是死了吗?”

  我看着一边白色的少年:“山上并不只有一只老虎呀。”

  保罗不解:“那到底有几只老虎呢?”

  我笑了:“我一开始就说了,一,二,三,四,五呀。”

  小东大叫:“我知道哦,有五只老虎。”

  我又看了一眼白色的少年:“不,是六只老虎。第六只会数数的老虎。”

  “正确地说,应该是第六只老虎吃了前面的五只老虎哦。”

  这时我看见那位白色的少年裂开嘴笑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众小孩大笑:“明白了,老虎就是老鼠,还傻傻分不清楚。”

  突然间停摆的座钟当当的敲响了,白色的少年不见了,一切又安静了下来。

  我轻手轻脚的离开孩子们的睡床。出去关门时,一只大白猫‘嗖~’的从房门里窜了出来,跳上了窗台,瞬间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我愣了愣还是把睡房门给悄悄地上了锁。

  5、

  今晚一直在下雨,稀稀漓漓的,不大也不小。

  随着沙沙的雨声,阁楼上那只古老的座钟好象也开始了它滴答滴答的跳舞。

  我依然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

  “十个小人去用餐,噎死一个剩九个;

  九个小人熬夜晚,睡死一个剩八个;

  八个小人去游玩,留下一个剩七个;

  七个小人在砍柴,砍死一个剩六个;

  六个小人玩蜂窝,叮住一个剩五个;

  五个小人进法院,关了一个剩四个;

  四个小人到海边,淹死一个剩三个;

  三个小人去森林,抓走一个剩两个;

  两个小人来休息,热死一个剩一个;

  一个小人好寂寞,上吊一个也不剩。”

  玛丽拍手说:“好玩,好玩,真好玩。”

  玛丽开始唱歌:“十个小孩去吃饭,出来却只有九个,其中一个去哪了!去哪了?”

  彼得接着唱:“噎死了,噎死了。噎住变成茄子了。”

  玛丽继续唱歌:“九个小孩不睡觉,起来却只有八个,其中一个去哪了!去哪了?”

  小强跟着唱:“睡死了,睡死了。睡着不再醒过来。”

  玛丽又在唱歌:“八个小孩去游玩,回来却只有七个,其中一个去哪了!去哪了?”

  亨利唱道:“留下了,留下了。留下再也回不来。”

  玛丽还在唱歌:“七个小孩去砍柴,只有六个回得来,其中一个怎么了!怎么了?”

  小玲唱道:“砍死了,砍死了。一刀砍成两大半。”

  玛丽仍在唱歌:“六个小孩玩蜂窝,只有五个回得来,其中一个怎么了!怎么了?”

  保罗唱道:“咬死了,咬死了。浑身肿成大脓包。”

  玛丽没有停:“五个小孩进法院,只有四个出得来,其中一个怎么了!怎么了?”

  小华唱道:“判刑了,判刑了。一枪送他上天堂。”

  玛丽越唱越快:“四个小孩去游泳,只见三个上岸来,其中一个怎么了!怎么了?”

  强尼唱道:“淹死了,淹死了。鲨鱼肚里淹死了。”

  玛丽急唱:“三个小孩去森林,只见两个上树来,其中一个怎么了!怎么了?”

  小莉唱道:“抓走了,抓走了。黑熊一叼抓走了。”

  越来越听不清玛丽在唱什么了:“二个小孩在乘凉,只见一个回家来,其中一个怎么了!怎么了?”

  杰克唱道:“烤熟了,烤熟了。太阳底下烤熟了。”

  我最后清唱:“寂寞小孩一个人,回到家里再也没有出得来。”

  玛丽回答:“上吊了,上吊了。全部都死光,一个也不剩。”

  众小孩哭了,齐声合唱:“全部死光,一个不剩。”

  窗外的雨声与哭声混在一起,让人听不清古老的座钟是否敲响了十二下。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静静的从床边离开,出去时没忘记把空无一人的睡房门给悄悄地上了锁。

  6、

  天黑了,月亮隐进深深的云层,夜晚降临。

  伴随着阁楼上那只古老座钟的滴答声,我轻轻的走进孩子们的睡房。

  今天我没有唱歌,只是坐在床头静静的听着床上的小孩歌唱。

  众孩子齐声唱:“游戏,游戏,大家一起玩游戏。”

  玛丽唱:“男孩可以玩什么?”

  小强唱:“青蛙、蜗牛和小狗。”

  玛丽唱:“女孩可以玩什么?”

  小玲唱:“砂糖、馅饼和奶锅。”

  玛丽唱:“那我呢?我可以玩什么?”

  我回答:“玛丽可以玩很恐怖的游戏喔!”

  众孩子齐声唱:“游戏,游戏,恐怖游戏一起玩。”

  玛丽又唱:“男孩女孩出来玩。”

  彼得跟着:“月亮光光像白天。”

  亨利接上:“抛开晚餐和睡眠。”

  保罗最后:“携朋带友游大街。”

  玛丽再唱:“呼喊一声,来号叫。”

  彼得笑道:“好愿相伴,没想到。”

  又到亨利:“爬梯跳墙,找东西。”

  保罗还是最后:“什么都有,吃个饱。”

  众孩子手舞足蹈在阁楼上跳起来,我有些害怕吵闹的声音被邻居听到,惹来麻烦。

  于是我说道:“吃饱喝足该睡觉。”古老的座钟又开始敲响,似乎在宣告游戏的结束。

  在午夜的钟声中,我轻轻的说:“玛丽生日快乐!”钟声停止时,一切又回归平静。

  我轻手轻脚的从床边离开,出去关上睡房门时稍稍费了点劲,因为地上太粘了都快把门给粘住了,为什么地上这么粘呢?因为太多的血从天花板上流到地板下了呀,为什么天花板上会有血呢?你问我吗?呵呵,你没看见吗,天花板上钉着得人都在看你喔……

  我笑着把空无一人的睡房门给悄悄地上了锁。

  7、

  夜晚来临,今夜没有月亮,却有无数颗星星在天上闪烁,我望着窗外的天空,有些奇怪。

  滴答滴答,阁楼上的那只古老的座钟忠实的坚守着它的工作。

  我一如既往的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

  “北平白家伯伯门前有颗树,什么树,白果树,

  南坪柏姓伯伯家中养只鹅,什么鹅,大白鹅。

  白家伯伯白果树上结百果,

  柏家伯伯大白鹅下百只蛋,

  白家门外飞来一只白八哥,

  柏家屋里丢了一窝白鹅蛋,

  白八哥偷吃了光了大白果,

  白鹅急得直叫唤:我饿!我饿!

  我拣了白鹅蛋,打死了白八哥。”

  玛丽问:“谁是最坏的人?”

  彼得答:“八哥,偷吃大白果,啄烂白果树。”

  亨利答:“白鹅,藏了白鹅蛋,骗了白八哥。”

  保罗答:“伯伯,拣了白鹅蛋,打死白八哥。”

  玛丽摇了摇头:“错了,最坏的不是它们。”

  我阴阴的笑着:“那会是谁?”

  “是你呀。”玛丽用手指着我。“最坏的人就是你。”

  “为什么?”我面不改色的继续着那阴险的笑容。

  “白八哥害死白果树,大白鹅害死白八哥,白伯伯杀了大白鹅,而你,你却杀了白伯伯。”

  众小孩惊笑尖叫。“呵呵,什么都瞒不了你们。”我拍了拍衣服,一支鹅毛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时钟敲响十二下,我轻手轻脚的离开床边,小心翼翼避开一地的鹅毛退出睡房,悄悄关上房门反身上了锁。一切又回归于平静。

  8、

  天黑了,大家都睡了,当人们都进入梦乡的时候,我知道我又要上阁楼了。

  奇怪,今晚好象特别的安静。怎么没听到那只古老的座钟在唱歌呢?

  难道说它今天又停了,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每次它的停摆总会为我带来新客人。

  我来到阁楼上,果不其然,老钟的面前多了一位黑衣灰底的修表匠。

  他一边擦着钟面,一边斯哑的唱着歌。

  “瘦瘦的小蜘蛛,

  爬上了水龙头;

  大雨下下来,

  冲走了小蜘蛛;

  太阳升起来,

  晒干了小雨珠;

  瘦瘦的小蜘蛛,

  又爬上了水龙头。”

  我眨了眨眼问他:“小蜘蛛为什么要这么费劲的去爬水龙头呢?”

  钟表匠头也不抬:“你又为什么这么麻烦的天天爬阁楼呢?”

  我低下了眼睫,把脸隐进了钟后的阴影里。钟表匠再也没有理我,继续着那斯哑的歌声。

  我头也不回的推开了睡房门,仍然坐在孩子们睡觉的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孩子入睡。

  “了不起的小蜘蛛,一直在织网。

  风吹坏了你的网,你忙重织一张。

  雨浇坏了你的网,你又重织一张。

  鸟撞坏了你的网,你再重织一张。

  了不起的小蜘蛛,一直在织网。”

  我试着问:“小蜘蛛为什么要织网呢?”

  玛丽答:“因为它要用网做陷井。”

  我又问:“为什么它要做陷井呢?”

  彼得答:“因为它要陷井去害人。”

  我再问:“为什么它要去害人呢?”

  小强答:“因为是人先害了它。”

  我不再问了,跟着孩子们齐唱。

  “风吹坏了网,抓住它,抓住它;

  雨浇坏了网,害了它,害了它;

  鸟撞坏了网,烧死它,烧死它;

  了不起的网,了不起的小蜘蛛。”

  时钟又敲响了,钟表匠修好钟了吗?我静静的从床边离开,来到睡房门口,伸头一望,早已没有了修钟匠的影子。只留下满是灰尘的古老座钟当当的报着午夜时分的来临。

  看着滴答滴答走的正欢的老钟,突然发现上面不知何时起多了一张蛛网,一只黑灰相间的蜘蛛静静的坐在网中央。悄悄反身关上房门,当一切回归平静时,不要忘记,加上锁。

  9、

  天又黑了,又是一个平常的夜晚。踏着阁楼上那只古老座钟发出的滴答声,我走进了孩子们的睡房。

  当我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时,我清楚的知道,时间不多了。

  “漂亮的女孩拿起斧头,

  砍了四十下她的爸爸。

  当她意识到她做了甚麼时,

  她已经砍她妈妈四十一下。”

  玛丽问:“漂亮的女孩,她是谁?”

  我回答:“她的名字叫玛丽。”

  我继续歌唱。

  “玛丽长得健康又漂亮,

  长大以后不会去喂

  除了躺在床上不起来,

  直到八点、九点钟!

  懒惰的玛丽就是猪。”

  玛丽又问:“为什么玛丽不起床?”

  我回答:“因为玛丽已经死在床上了。”

  我接着唱歌。

  “从前有个小小的人,

  他有一支小小的枪,

  子弹里有铅!铅!铅!

  他杀了玛丽,穿过假发,

  击中他的头!头!头!”

  玛丽还问:“谁杀了玛丽?”

  “我。”说完,我掏出枪,对准玛丽的头扣下了板机。

  时钟再次敲响,一切回归平静。我轻轻的离开床边,只把手枪留在了睡房,转身关上房门悄无声息的上了锁。

  10、

  今夜月圆,白色的月光撒进阁楼里,就象披上薄纱一样。多美的夜晚呀。

  踏着阁楼上那只古老座钟发出的滴答声,我最后一次走进了孩子们的睡房。

  我没有向往常一样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小孩入睡,因为再也不会有人需要我如此去做了。

  我轻轻的站在玛丽的床边,静静的看着玛丽那张仿若熟睡一般安祥的小脸。

  我低声吟唱:

  “蝴蝶,蝴蝶,

  你来自何方?

  我不知道,我从不问,

  你从来就没有一个家。

  蝴蝶,蝴蝶,

  你要去何方?

  太阳闪耀的地方,

  蓓蕾成长的地方。”

  一滴泪划过我的脸旁,象羽毛一样轻轻落在玛丽额头,然后滚进了玛丽的发丝间消失无踪了。

  “多年后的深夜,

  当时钟再次敲响,

  你是否还会记得,

  曾经掩面哭泣的我。

  你是否还会记得,

  光影间的若即若离。

  不用怀疑,那人就是我,

  守着最初的誓言站在原地。

  即使永不被宽恕,就算永不得超生,

  身在黑暗的我,依然渴望光明的天堂。”

  轻轻的留下一个吻在玛丽的唇边,一动不动站在躺满孩子尸体的阁楼中央,任由手中的烛火疯狂的燃烧。烧着了手套,烧着了衣服,烧着了纱巾……烧尽一切。

  我听见时钟最后一次敲响十二下,但我已经离不开孩子们的睡房了。

  没关系,不用再去关门了,我再也不会上锁了。玛丽,你自由了。

  (完)

  

  

推荐阅读:

百校·报刊征文丨《故事会》杂志非虚构版约稿函!

名人故事 | 王羲之的故事

小学《成语故事大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