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故事:印象中凶残而强大楼兰实际上只是可怜的豆豆

  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古诗,有一个西域古国名称“楼兰”经常会出现在诗词中,如,李白在《塞下曲》中是这样写的:“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杜甫在《秦州杂诗》中是这样写的:“无风云出塞,不夜月临关。属国归何晚,楼兰斩未还。”翁绶在《陇头吟》中是这样写的:“残月出林明剑戟,平沙隔水见羊。横行俱是封侯者,谁斩楼兰献未央。”

  翻阅从魏晋到唐宋这段跨越千余年时间里的古诗,经初步统计包含有“楼兰”的竟然有71首,其中涉及对楼兰“斩”“杀”“破”等杀气腾腾的诗共有58首!

  看过这些诗我想象中的楼兰有三个特点:

  一是楼兰是个凶残的国家,是中原文明的死敌,与中原文明结下了血海深仇,以至于诗人们总是恨不得仗剑冲杀上去跟楼兰人拼个你死我活,不斩几颗血淋淋的首级决不罢休。

  二是楼兰是个国祚绵长的国家,千余年来历代诗人都要干掉它,却总也灭不掉它,一直是中原文明挥之不去的梦魇,直到明朝还有诗人碎碎念着要灭掉楼兰,而楼兰似乎总是好端端地呆在大漠另一边,一副“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又不能把我怎么样”的嘴脸。

  三是楼兰是个强大的国家,强力到中原文明需要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可以跟它抗衡,正如王昌龄在《从军行》中写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你看看,强大如盛唐,经过百余场战争,直到黄沙磨穿了将士们身上的铠甲,将士们还在发誓“不破楼兰终不还”。

  终于有一天看《西域简史》,让我大吃一惊,跌了好几次眼镜:

  啊!唐朝根本没有跟楼兰打过仗,因为楼兰在公元4世纪北魏时被灭国,唐朝时已经灭亡两三百年啦!(李白、杜甫他们瞎BB斩啥子楼兰呢?)

  啊!楼兰是全国只有1万多人的小国!

  啊!楼兰无数次被人欺负,国王被抓被杀好几次,连王子都被处阄刑啦!

  这是我脑海里浮想起一个话:有位科学家到了南极,碰到一群企鹅。他问其中一只企鹅:“你每天都干什么呀?”那企鹅说:“吃饭睡觉打豆豆。”

  他又问另一个:“你每天都干什么呀?”那企鹅也说:“吃饭睡觉打豆豆。”

  他问了许多许多的企鹅,都说:“吃饭睡觉打豆豆。”

  后来他碰到了一只小企鹅,很悲催、很可怜的样子,就问它:“小企鹅,你每天都干什么呀?”小企鹅说:“吃饭睡觉。”科学家一愣,随即问到:“你怎么不打豆豆?”小企鹅说:“因为我就是豆豆。”

  原来那个印象中凶残强大的楼兰并不存在,正史中真实的楼兰就像那只叫豆豆的企鹅一样可怜,被各种欺负……难怪胡适说:历史就像个小姑娘,任人装扮。

  在正史中,楼兰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一、它很弱小。它仅仅是个小小的“城廓之国”,《汉书·西域传》载:“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扜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万四千一百,胜兵二千九百十二人。也就是说,楼兰全国只有1570户人家、14100人,当时汉朝匈奴大战时动辄出动数十万兵力,相比之下楼兰是一个妥妥的战五渣。

  二、它很萌蠢。西汉汉昭帝时,楼兰王死了,匈奴便扶立在匈奴的质子安归为楼兰王,成了亲匈派,让汉昭帝与执政大臣霍光很不爽,北地义渠人傅介子找到大将军霍光,提出要刺杀楼兰王,杀鸡儆猴,威服西域,得到了霍光的批准。傅介子到了楼兰后,楼兰王作为标准的亲匈派知道是汉朝使者就爱搭不理,腹黑的傅介子派人传话说:“我携带了大量黄金珠宝,就是巡回赐予西域各国的,看来你们楼兰王是不需要呀,如再不来取我就走喽。”楼兰王既萌蠢又贪婪,一听有赏赐就贱兮兮地来见傅介子,傅介子说:“我领你进内室看看珠宝。”

  楼兰王傻乎乎地随傅介子进入内室,被傅介子一刀斩首。随从们看到傅介子提着楼兰王人头出来了,有的惊恐要逃,有的想反抗。傅介子大声说:“汉朝天子派我诛杀楼兰王,立在长安当人质的太子尉屠耆为王。如果那个轻举妄动,汉军随后就到,灭亡你们的国家!”这些人一听,都老实了,任由腹黑傅介子带着楼兰王安归人头而去。

  三、它总被欺负。楼兰在著名的丝绸之路上位于枢纽的位置,既是交通要道,又是战略要冲,却又无险可守、兵力弱小,所以哪个国家都要过来欺负他一下。汉武帝时,“汉将赵破奴仅领七百轻骑,兵不血刃,直捣楼兰王宫,生擒楼兰王。”之后,楼兰向汉朝纳贡称臣。但是,楼兰当时要面对的不止有强大的汉朝,还有强大的匈奴,得罪了哪个对于楼兰来说都是灭顶之灾,因此楼兰王把一个儿子送给了汉朝当人质,将另一个儿子送给了匈奴当人质。

  四、它很委曲。

  楼兰王子在汉朝当人质的时候,不小心触犯了汉朝法律,汉朝大搞大国沙文主义,违反外交豁免原则,将王子处以了宫刑,真的是“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啊!楼兰王去世,要接这王子回去当国王,却被汉朝拒绝了,《汉书·西域传》记载是:“征和元年,楼兰王死,国人来请质子在汉者,欲立之。质子常坐汉法,下蚕室宫刑,故不遣。”意思就是这王子已经犯了事,被阉了,没法回去做国王啦!

  五、它曾想主动并入中原。

  当贰师将军李广利将借道击大宛之时,匈奴又怂恿楼兰到后面搞破坏,被汉军的殿后部队发现,楼兰王又被捕了,被押送到长安,汉武帝痛斥他背叛汉朝,楼兰王痛哭流涕:“我太难啦,作为小国夹在大国间,谁都欺负我,谁都得罪不起,我再也受不了啦,我愿徙国入居汉地。”汉武帝听完也是很同情他,于是放他归国,但是没有同意楼兰举国迁入汉朝境内的事情,所以可怜的豆豆继续被各种欺负。

  至于为什么可怜的豆豆在灭国之后,仍然被诗人们在诗词中各种“斩”“杀”“破”呢,可能有以下原因:

  一是“楼兰”的名字比较小清新,特别适合写入诗词,比那些西域三十六国中的乌贪訾、西且弥、大月氏、坎巨提、乌弋山那些鬼畜国名顺口多了,直到现代,席慕容还写过一首名为《楼兰新娘》的现代诗。

  二是历代诗人多为汉朝铁粉。以唐朝诗人为例,特别喜欢在诗文中以汉代唐,就像白居易在《长恨歌》中开篇就是“汉皇重色思倾国”。虽然楼兰已经被灭了几百年了,但这并不影响李白、杜甫们借虽远必诛的强汉来抒发自己的理想。

  三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楼兰在汉朝、匈奴的夹缝中生存,被迫首鼠两端,在中原文明眼中就是反复无常、背信弃义的小人,因此受到历代诗人的“斩”“杀”“破”。

推荐阅读:

经典故事:假钱

童话故事:真假公主

爱丽丝漫游仙境(2)爱丽丝和疯帽子先生的下午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