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故事会》老杂志风光不再?

童话村 格林童话故事 2020-12-18 1 0

在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相信很多人的家中都有一类大众期刊读物,诸如《知音》、《故事会》、《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最小说》等等,那时候很多人基本一期不落的买来看,火车上、厕所里、被窝里,这些杂志就是打发时光的神器。

尤其是中青年人,这些宝贝承载了几代人的青春回忆,尤其是《知音》、《故事会》曾经是多么风光无限,甚至连吴亦凡都曾经被扒写微博的灵感都来自《故事会》。

当年作为潮流风向标的《知音》、《故事会》,每月发行量突破百万份,如今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怎么样了呢?多少与它们同时代的纸媒都已停刊,它们的命运又如何呢?


曾经风光无限

每个地区都会有那么些特产,而有的地方却不仅有美食,还有精神食粮,比如甘肃有《读者》,武汉有《知音》,上海有《故事会》,这些都是当年享誉全国的文坛潮流先锋。

当年《读者》为何会那么火?看过的人都知道,它的内容不错,通俗易懂,提供不少鸡汤美文,对于中学生来说,这本杂志就是语文老师推荐的作文素材库,对于为生活奔波的人来说,它的内容就像是一“穷人的蛋花汤”


《读者》从1981年创刊,风风雨雨40年,经历了大致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1981年-1984年,这个时期全国的一切文化事业正在恢复和重建时期,《读者》率先介绍西方的优秀文化、先进的思想和科学知识,很快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兴趣,3年的时间打下了良好的发展基础。

1985年之后,《读者》进入了发展期,这个时期发行量一直在150万册上下徘徊。


1990年之后《读者》进入成长期,杂志社提出了“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读者”的口号,发行量开始有力地攀升,直到1995年,《读者》终于走上了王座,当年它的发行量突破四百万本大关,成为全国同类期刊的No.1。

2000年之后,《读者》利用自身的品牌效应,开始做了一系列扩张。2005年李长春同志视察杂志社的时候,还称赞其为“大漠瑰宝”。11年,《读者》成为第一本进入台湾发行的大陆杂志。

李长春

那是《读者》最风光的年头,得到了无数的赞誉和嘉奖。

有人说,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封面,犹如清澈的双眸,好像一个等待在报刊亭的老朋友,在众多花花绿绿的杂志中,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它,无论每期的封面图片怎么变换、风格怎么多变,它的设计比例永远不媚俗,始终美观、大方、舒适。

与《读者》类似,1963年就创刊的《故事会》,从1980年代兴盛到21世纪初,《故事会》里面搜罗了各地的猎奇故事和话,和泡面一样,是方便快捷的精神食粮。《故事会》在1985年2月时,发行量达到了760万册。

当时这本杂志可是被人们称为“农民工返乡必备杂志”,民间神鬼传说、都市迷幻恋情,都让人觉得格外有看点,剧情跌宕让人买来就忍不住一睹为快。


当然,那些年《故事会》的收入除了靠发行量,还靠广告,翻开封皮,广告的内容充满危险、恐怖。

一些在生活中难以寻觅踪迹的商品的名词,居然出现在这个杂志的内页里,诸如“麻醉”“监听”一类,世俗生活最隐秘的那些物品,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那些广告的口号直接,直击普通百姓心灵深处,也正是这本杂志除了本身的故事、最接地气的地方了。


老巨头的转型

如今这个移动互联网在全国普及的年代,几乎是人手一台智能手机。智能手机的出现,取代了低端卡片机、掌上游戏机、随身听、计算机、录音笔等等设备,甚至很多过去在电脑上才能进行的任务,也转移到了手机客户端。

与此同时,手机互联网也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电子书正在慢慢取代纸质书的地位,有多少人一年都不会去一次书店,又有多少城市早已看不到报刊亭的身影。

据调查显示,同样是阅读小说,超过77%的网友使用手机阅读,而继续使用电脑阅读的网友只有50%了,更别说曾经占据一席之地的MP4等阅读设备,更不用说传统的纸质书阅读了。


据19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去年我国成年国民年平均阅读纸质书的量仅为4.65本,比18年还略低。

随着纸质阅读载体阅读时间的减少,手机接触的时间却在增长,去年成年国民平均每天接触手机的时长为100.41分钟。当然,接触手机的时间长,并不意味着用手机阅读的时间长,因为手机上有太多更吸引人的App。

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使得这些杂志逐渐没有了往日的光彩,纸媒停刊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而风行近四十载的《读者》在纸媒坍塌的洪流中暂时躲过一劫。然而,要想存活得更久一些,《读者》也迫不得已开始转型,在2009年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革,成立股份有限公司,并在14年上市,成为了中国期刊第一股

当然,危机一直存在,18年8月,网上一条谣言曾被热传“《读者》快发不出工资”,虽被辟谣,但是也反映出了《读者》目前岌岌可危的状态。由此,也可看出,昔日的老杂志《知音》《故事会》风光俨然不再。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读者》开始开发一系列新媒体产品、线下书店、文创产品、公众号,甚至联系旅游业、教育培训等等,可以说近年热门的事物杂志社都尝试过。

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不少人还是认为《读者》辉煌的时代已经逝去,因为以心灵鸡汤作为主要精神养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转型期的《故事会》日子同样艰难,也在寻找“新的活法”,为了满足社会的需求,编辑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推出新的栏目,比如目前就有听故事的栏目,扫码就能听故事,开车、坐地铁的时候都可以解放眼睛来听故事。


从民间来,到民间去,不靠约稿,稿子从读者来搞里挑选,并且也有自己的故事创作基地,时代在变,但是好故事不会过时,这大概是《故事会》依旧存活的重要原因。

当然,无论是《读者》还是《故事会》,转型之路,都还很长。


文|趣史录

推荐阅读:

​哄小孩睡觉的简短童话故事大全【四篇】

睡前小故事|哄女朋友睡觉的6个超甜小故事

睡前故事-海的女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