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一个吹鼓手的气节

童话村 格林童话故事 2020-09-19 2 0

  

  

  

  

  

  

  

  

  子鱼说:十天写了三万八千字,累惨了,发个别的作者投稿,民间故事,等我歇一下再给大家写文章看。

  

  

  

  

  

  本文作者:燕歌

  (文类:民间故事)

  

  

  在旧社会里,有三教九流之说。三教,指的是儒家,道家与佛家这三教。而九流呢?分为上九流,中九流和下九流。

  

  

  有几句歌谣说得明白:

  

  

  上九流:

  

  

  一流佛祖二流天,三流皇帝四流官,

  五流阁老六宰相,七进八举九解元。

  

  

  中九流:

  

  

  一流秀才二流医,三流丹青四流皮,

  五流弹唱六流卜,七僧八道九琴棋。

  

  

  下九流:

  

  

  一流高台二流吹,三流马戏四流推,

  五流池子六搓背,七修八配九娼妓。

  

  

  这几句歌谣很容易懂,现代人也会明白。上九流多指帝王将相和官员,用古人的话讲,那是劳心者,劳心者治人嘛,所以他们是上九流。

  

  

  中九流把读书人,医生,书画家,皮影戏,算命看相,吹拉弹唱者和僧道等归于一流。这些算是正当的谋生职业,算作中流。

  

  

  而最不堪的,是下九流。唱戏的戏子,吹鼓手,跑马戏的,剃头修脚搓背,马配种和妓女们归于一类,总起来是属于服务业。这一类的人在古代的地位最为低下,最为人看不起。所以叫下九流。

  

  

  其中还有一个版本的下九流,叫一师二衙三升秤,四媒五卒六时妖,七盗八窃九娼妓。指的是师爷,衙差,管秤的,媒婆,保安,巫婆骗子,还有小偷抢劫犯与妓女。

  

  

  这些职业从古代一直延续到了今天,新中国成立之后,除了娼妓被明令消除以外,别的职业还存在着,而且也不再低人一等,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开明之处。当然,盗窃犯与骗子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做这一行的人是黑暗职业,最终也不会有好下场。

  

  

  接下来我讲的这几个故事,都是关于旧社会下九流职业的……

  

  

  张三才从小双目失明,长到十三四岁的时候,家人带他去参加村里的葬礼,结果他被吹鼓手们吸引住了,那些吹鼓手有吹锁呐的,有打梆子的,有拉二胡的。最让张三才放不下的是二胡。他小小年纪,就感觉到二胡拉出的声音不像是凡间的音乐,而是从他心里流淌出来的心声。

  

  

  就这样,张三才拜了那位二胡师傅为师,学习拉二胡。

  

  

  学了五年,张三才的技艺已经高出了师父,师父教不动他了,就让他自己练,同时继承自己的衣钵。每到有红白喜事,张三才就跟着师父一起去,开始挣钱了。

  

  

  结果没过两年,张三才的名声就高过了吹打班里的所有人。他的二胡拉得太好了,尤其是葬礼上,能把凑热闹的人都听哭了。

  

  

  家里人看着张三才能靠自己的本事挣钱吃饭,也非常高兴,于是有人开始给他张罗找对象。

  

  

  但是在条件尚属封闭的农村,人们对于职业的习惯性看法还是存在的,吹鼓手不好找媳妇,更何况张三才还是个盲人。所以找了两三年,也没有姑娘愿意。

  

  

  这天,邻村有家人办丧事,请了吹打班子,张三才也去了。他虽然看不见,可是也感觉得出来,这家人不简单,因为一个上午,就至少来了几十辆汽车。从人们的言谈当中,他得知这家人中有当大官的。

  

  

  怪不得丧事办得这么排场。

  

  

  应人们的要求,张三才露了一手,当场拉了一曲《汉宫秋月》。张三才运用娴熟的手法,把曲子拉得婉转,低徊,如泣如诉,现场听得人泫然欲泣。

  

  

  张三才不知道,外围有个来吊唁的女人,听得都呆了。

  

  

  刚回到家不久,门外汽车响,来了两个人要拜访张三才。其中就有那个女人。

  

  

  这女人叫方芳,是省卫视台的。现在卫视台里正举办一档综艺节目《我是能人》。办了几期之后,收视率下滑,因为来的人大多都是唱歌的,唱戏的,演杂技的。没有新鲜感,观众们不买账。

  

  

  结果今天方芳来吊唁,发现了张三才。她觉得可以让张三才去上节目。

  

  

  张三才的二胡拉得极好,又是盲人,一定可以提起观众们的兴趣的。

  

  

  方芳把意思一说,张三才很高兴,家里也支持,毕竟出场费要比当吹鼓手挣得多几十倍呢。

  

  

  于是,张三才就带着二胡,跟着方芳到了省电视台。为了不让张三才分心,方芳没有让张三才的家人跟着,她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张三才。

  

  

  这档综艺节目分为晋级赛,淘汰赛,总决赛。晋级赛总共八场,每场一名优胜者进入淘汰赛,最后剩下四名选手,进入总决赛。

  

  

  这周六是晋级赛的最后一场。

  

  

  张三才很受节目组重视,安排在最后一个出场,前面还是几个俊男美女唱歌。

  

  

  果然,张三才一出场,主持人介绍完了,观众们就被吸引住,等到《汉宫秋月》的二胡声响起,配上大屏幕上专门制作的视频,整个现场完全被带入了曲子的境界里。

  

  

  毫无悬念,张三才获得了冠军,进入了淘汰赛。

  

  

  由于是每周六一期节目,所以淘汰赛还要一周才开始。

  

  

  张三才就住在了台里。方芳给他安排了一间小屋子,张三才清苦惯了,一日三餐并不挑剔,吃饱就行。方芳怕他闷,想带他出去逛街,张三才不去,自己看不见,用不着让人家破费。

  

  

  方芳只好改着样儿,给张三才买些好吃的,这些小事,使张三才如沐春风。方芳鼓励张三才,一定要全力发挥,进入总决赛,拿下总冠军。

  

  

  淘汰赛开始了,张三才按照方芳的主意,改变参赛策略,他请观众们现场点曲子,因为张三才有奇才,眼睛虽然看不见,耳朵和脑子却极好使,过耳不忘。现场观众们点了几首经典歌曲,像什么《兰花草》、《一剪梅》、《铁血丹心》等。张三才听过一遍之后,立刻当场拉起二胡,演奏这些歌曲。

  

  

  经典曲目,加上张三才独特的二胡手法,演绎得极为精彩,所有观众都深深折服。

  

  

  不出意外,张三才进入了总决赛。

  

  

  方芳对张三才照顾得更加周到了,她是从心底佩服这个身残志坚的能人。因为与所有来参赛的选手不同的是,张三才对于名利,根本就不在乎。他只想把自己美妙凄婉的心声演奏出来,引起所有人的共鸣。

  

  

  明天就要决赛了。

  

  

  这天晚上,方芳来到张三才的屋子里,张三才正安静地坐在床头,抚摸着跟了他十年的那把二胡。

  

  

  方芳迟疑着,语言中有股说不出的为难。

  

  

  张三才觉察出来了,问她:“方姐,您有心事……”

  

  

  方芳叹了口气:“明天的决赛,你不能全力发挥,你……你不能成为总冠军,四个人里,你会排名最末,前三名……前三名都已经定好了……”

  

  

  张三才不理解:“比赛还没开始,怎么就定出名次来了呢?”

  

  

  方芳只好解释:“这是赞助商的意思。人家出了钱,可不是要捧你的,这一点,你得明白。不过赞助商也答应了我,以后有商演的机会,他们会请你去演奏,出场费要比你干吹鼓手多得多。”

  

  

  “这是要我欺骗观众,欺骗自己……”张三才说。

  

  

  方芳无言以对,只是说:“你还是答应吧,赞助商就在楼外等我的回话,其实就算你不答应,他们还是有办法让你发挥不好。所以……”

  

  

  “我不会答应,更不会屈服……”张三才说:“我只是个吹鼓手,师父说过,在旧社会,我们是最低贱的职业。没有人看得起,如果我们自己再看不起自己,那就不配做人了。”

  

  

  最后张三才说:“你去告诉那个什么商,我每一场演奏,都会全心全意,要对得起观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方芳的眼角湿润了,她不再说什么,更无法再面对这个残疾人,只得起身离开。

  

  

  第二天夜里,总决赛开始了。

  

  

  方芳带着张三才来到比赛现场,一路上,她一句话都没说。

  

  

  今天张三才的待遇比前两场差多了,没有人来给他化妆,更没有人来说话,只是方芳给他简单整了整衣服,梳了梳头发。

  

  

  另外三名选手在高谈阔论,张三才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抱着自己的二胡。在这一刻,他仿佛已经身在世外。

  

  

  比赛开始了,所有人被请出了后台,连同方芳在内。

  

  

  第一个被安排上场的就是张三才。这对于冠军的争夺是极为不利的,看得出来,赞助商在针对他。

  

  

  两个工作人员上前,几乎把张三才架到了台上,按到了椅子上。

  

  

  今天张三才演奏的,是二胡曲中最有名的《二泉映月》,这也是张三才最拿手的曲子。这首《二泉映月》在张三才手里,能拉出其作者瞎子阿炳的原汁原味来。

  

  

  但是今天却不同了,张三才刚把琴弓搭上琴弦,就感觉到手上一滑。

  

  

  不好,琴弓有问题。

  

  

  张三才用手一摸,心中就是一沉。

  

  

  琴弓上有油。

  

  

  不用问,这是刚才那两个架着自己上台的工作人员搞的鬼。琴弓上抹了油,就会发滑,影响演奏。很多时候会跑调走音。

  

  

  张三才虽然看不见,却几乎可以听到现场有人在冷

  

  

  这样的琴弓,已经无法演奏了。就算勉强拉出曲子,也一定毫无美感可言。

  

  

  如此变化,出乎张三才的想象,本来他今天特意穿了一身长袍,戴了墨镜,礼帽,打扮成了瞎子阿炳的样子,而现在,拉不出曲子,他将变成人们的笑柄。

  

  

  下流,下作,卑鄙无耻……

  

  

  张三才怒从心头起。

  

  

  台下已经有人在叫了:“开始啊……快拉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张三才身上。

  

  

  张三才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放下二胡,甩掉了长袍,扔掉了墨镜和礼帽,露出了一身农村装扮。

  

  

  然后他从腰里抽出一件东西。

  

  

  那是一支锁呐。

  

  

  吹鼓手们最常见的乐器。

  

  

  张三才双腿挺立,身子如同青松一般站直,仰首挺胸,吹出了一曲高亢雄浑的曲子。

  

  

  《好汉歌》!

  

  

  没有前奏,没有配乐,没有大屏幕制作的背景,只有这一曲《好汉歌》,冲破云霄,直入苍天。

  

  

  张三才虽然看不见,可是他不笨,方芳的警告他听在心里,所以准备了后招,就是防备有人耍诈,这支锁呐是他请方芳找来的,特意带在了身上。

  

  

  《好汉歌》的曲声在整个大厅中飞扬,观众们又沸腾了。

  

  

  他居然不按剧本来……

  

  

  赞助商坐在台下,脸色铁青,挥着手示意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们想冲上台,把张三才拉下去,可是又不敢,因为观众开始了海浪一样的喝彩……

  

  

  另外,他们可能也不想错过这样一场震撼灵魂的精彩演奏。

  

  

  最后一个音符吹完,张三才收起锁呐,提起二胡,朝着观众们躬身答礼,然后不管任何人,摸索着向台下走去。

  

  

  他要下台,他不应该回后台吗?比赛才刚开始啊……

  

  

  主持人怕他摔下去,急忙上前来扶住,嘴里说着,请张三才回后台,可是张三才理也不理,直直向前走。

  

  

  好一个倔强的人。

  

  

  工作人员们只好上来,扶着张三才下了舞台,走进过道,朝大厅外走去。

  

  

  观众们一边鼓掌,一边欢送着张三才的离去。

  

  

  张三才一个字也没有说,可是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已经没有人关心比赛的结果了,观众们心里都在想,张三才为什么不拉二胡,为什么要吹锁呐?这样的事,见所未见。

  

  

  张三才离开了省城,回到了村子里,继续做他的吹鼓手。

  

  

  张三才又回到了属于他的天地。民间的白事上,他忘情地拉着二胡。或如泣如诉,或悠扬婉转。他吃主家供养的菜,拿主家该给的钱,规矩明明白白,人生自由自在。

  

  

  —END—

  

  

  

推荐阅读:

开团 | 培生给中国孩子的童话读本: 积累小学核心词, 向章节书过渡!

《寓言故事》小学读后感400字范文6篇

格林童话之《灰姑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