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事求似”怎么做到?一部“古装历史故事剧”引发专家热议

童话村 正能量短句 2020-09-19 2 0

  

  

  

  文/一树

  

  正在湖南卫视与优酷同步播出的《大明风华》,自播出以来,就因剧中的剧情线索、人物关系,以及对历史片段的选择和改编,引发了观众们在社交媒体上的热烈讨论。

  在收视率屡屡占据城市网、全国网双网第一、多次破2,电视观众已达两亿人次的情况下,在优酷创单小时用户峰值,全站卫视剧第一。《大明风华》无疑成为了2020年伊始,最具有分量和热度的剧集。

  

  

  如今,观众是多层次的,舆论同样,《大明风华》也引发了文艺界和学术界的关注。因此,在剧集播出过半之时,中国视协组织了一场研讨会,除了主创与来自各界的专家外,还特别邀请国家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内容管理处副处级调研员周一希出席。

一方面,就《大明风华》剧作本身展开讨论;另一方面,如何定义《大明风华》,以及其对往后的古装历史剧创作有何启示,与会嘉宾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亦庄亦谐,探索历史叙事新方法

《大明风华》是2019唯一一部在电视台黄金时段和视频平台上同步播出的古装剧,在如今的电视剧管理条件下,应当说,《大明风华》在播出上享受了同类剧作的“最高待遇”。

  播放平台的代表,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朱皓峰指出,作为一部历史题材剧,《大明风华》兼顾了历史的厚重感与当下的社会性,摒弃了以往的常规视角,让家国情怀通过每一个具体的情节和对话,浸润到受众的视野和思维里面去。

  阿里文娱优酷总编辑张丽娜则表示,《大明风华》的收视效果、播放热度,在如今的市场和剧集制作环境下,对于平台和用户,都是一部“提士气”之作。

  中广联副会长李京盛在发言中表示,历史剧在播出数量和途径上的限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古装历史题材的创作上,出现了一些创作者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为了不把问题扩大化,因此只能先从数量上进行限制,而《大明风华》的播出对古装历史正剧的回归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些年来古装剧播出很少,然而这部剧却获得了卫视与网络同时播出的最高播出规格,再加上这是一部在内容叙事和剧作创新上都堪称品质大剧的剧作,这是它热播的第一个原因。”李京盛表示。

  其次,在“清宫热”退去后,创作者的视角纷纷转向了其他朝代。《大明风华》以明初为背景,显然也是一个题材上的新鲜点。这是一个在对外关系和内部发展上多有建树的历史时期,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也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好感。

  与此同时,《大明风华》虽然讲的是朝堂社稷,却以女性视角进行观察,通过“帝王家事”的手法,将五位皇帝进行串联。

  在《光明日报》文艺部副主任李春利看来,权谋争斗是历史剧中不可避免的元素,但《大明风华》将其杂糅、稀释,不会在某一题材领域上过于集中,不会那么紧凑,并且多了一分欢快和愉悦。

  并且,李春利特别指出,通过孙若微的台词,剧中处处透出哲理性的思考,并能看见创作者努力想去探寻历史、思索历史的趋向。

  “为了符合网民更年轻化的观影的心态,这部剧台词也好,整个呈现出来的剧情、桥段也好,包括这里面的人设,都是年轻态,更网络化的。”李春利表示。

  北京师范大学文艺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部作品在传统历史题材正剧的醇厚,与网络剧专业剧的戏谑轻快之间,试图开辟‘第三条路径’。”

  

  “这就是找到一种融合性或者平衡性的路径。透露出庄重圆熟的总体基调,但是在细节上,戏谑轻快的地方很多,就可以激发当代观众的观剧兴趣,特别是网络观众他们的观戏兴趣。”

  如今,电视剧是一种覆盖面最广,影响力最大,渗透性最强的大众艺术

  在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看来,《大明风华》目前起到的最重要作用,是引发了观众对于明朝历史的兴趣。“人们津津有味看完了之后想这段历史究竟是怎么样,电视剧反过来引领大家回到图书馆去查阅,去读史书,这就对了。”

  失事求似,提炼历史表达新价值

  历史剧的创作,始终要以历史真实为基础。《大明风华》再一次将历史剧创作中,历史史实与艺术虚构之间该如何平衡的问题提上了议程。

  研讨会上,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张金奎作为历史学界的代表,虽然提出了一些在剧作细节上需要改进之处,却也肯定,在对历史人物,对明初朝廷所面临的社会问题和方略讨论这些大的框架上,总体解决是到位的。

  王一川则指出,在新时代,我们不仅需要以丰富的想象力还原历史细节,更需要在历史观、历史意识或者历史见识方面有更高的开拓。“让人感觉到细节很鲜活,局部可圈可点,同时在大的历史观上也能够找出它明显的一些亮点来。”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具体提到,如朱棣迁都北京解除边患、朱祁镇废除活人陪葬、“仁宣之治”为后期社会发展奠定基础等情节,创作者完全可以进行更深的挖掘和虚构,增强历史底色,也能让剧作整体价值再上一层。

  “历史真实无非三个方面,历史世界真实、历史人物真实,最见功力的是历史氛围的真实。大的框架中又有大胆的想象,但是总体也还是要在大的框架之中。”

  关于历史剧该如何创作,郭沫若曾提过“失事求似”这一观点,要允许历史剧的创作者不追求事情的“本真”,而追求“相似”。

  历史剧的虚构,大多在人物背景的设计,以及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对于剧中几个重要的历史人物角色,在符合历史逻辑的基础上,《大明风华》对其重新进行了审视。尤其是在历史上只有寥寥几字记载的孙若微一角,主创对她的背景和性格进行了大胆的想象和改动,依靠戏剧的逻辑,让这位女性更为丰满。

  《人民日报》海外版原副总编辑刘玉琴便指出,文学艺术最重要的内核是保持对人心、人性的探索和剖析,作品在这个方面的选择和建构是引人关注的一个重要因素。

  《大明风华》以孙若微为主角,“从某个层面来说有大情义大格局,这个人的独特之处就在这儿。历史观和价值观比较正向,这点为作品赋予了独到的审美开局和大气感。”

  《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高小立也有同样观点,以孙若微和于谦等角色为代表,剧作表现出的是对皇权的批判,也是对人的生命和尊严的尊重。

  曾经,对历史题材剧作的批判集中在权谋与宫斗情节的泛滥上,然而,写朝堂不可不写权谋,写帝王也离不开后宫,在一段时间里,这也成为了历史题材创作的困惑之一。

  在李准看来,权谋是历史的遗物,关键是用历史来解释权谋还是用权谋来解释历史。《大明风华》总体上还是历史解释了权谋。

  李京盛在发言中以“巧妙”来形容这部剧作的布局。“既写了朝廷跟后宫,也规避了以往历史题材在这两个问题上所不应该着力的地方。“

  关于如何定义《大明风华》的作品类型,仲呈祥表示,《大明风华》可以被称为“古装历史故事剧”。电视剧在本质上是一种艺术形式,要解放思想,却也要保证不失其度。在历史的大框架下,要允许创作者发挥想象,立足当下,对人物进行深挖和开拓。

  “我们创作艺术作品的原则是以艺术思维为本,虚心地吸取史学思维的最新成果,将它转化为艺术思维的内在驱动力。一个好的剧作家一定离不开哲学精神的指引,离不开历史境界的启迪,也离不开文学修养的支撑。”

  在三个小时的研讨会上,对于《大明风华》这一历史题材领域的“新生儿”,专家们都进行了丰富的阐述。如今在古装剧领域,大概可分为正剧、传奇、戏说、架空、穿越五种类型,《大明风华》在正剧表达之外,也与其他类型进行了交叉结合,走出了古装剧五种类型模式以外一种全新的模式。

  《大明风华》出品人、总制片人姚昱竹

  

  《大明风华》将朝堂家庭化,权谋人伦化。虽然是在帝王之家,但对于人伦之情的描写,弱化了其中的争斗博弈,并以角色之口,表达了主创对生命、情感、人格的尊重。

  

  没有权谋,历史便显得苍白;过于渲染,又会对观众造成伤害。在与会专家看来,如何在创作中进行平衡,《大明风华》做出的尝试值得肯定。

  

  《大明风华》导演、编剧张挺

  

  想象对于艺术创作来说不可或缺,而创作者的历史修养,史学知识,更是作品能否体现出文化自信的基础。

  《大明风华》的出现证明,在中国历史剧创作中,还有更多的叙事方法和表达方式值得创作者去探索;对于中国历史的影视化、故事化,也还有更多的手段和诠释方法;在提炼历史事实中可以为今天社会所用的正向价值方面,也还有更大的文学叙事空间。

  正如李京盛所指出的,在平衡史实虚构之间,在平衡“历史迷”观众和一般观众之间,中国需要有更多的创作者,以作品进行尝试。

  “我们希望更多有探索的历史剧能够呈现给观众,改变我们现在历史题材剧在创作上跟播出上的单一化的局面。”

The End
近期热文

  写媳妇剧的第一高手,给青年编剧的8条建议丨国剧60讲第二季(13)

  

  专访丨丁桥 :演戏有技巧,但我是个体验派

  

  23年了,中国观众为何一点不抗拒这部意式“正能量”?

  

  新年献词 | 无惧“太难”,破冰前行

  

  错过最红献礼季,《解放》也是一部情感真挚的战争片

  

  

点击“阅读原文”

  

  

↓↓

推荐阅读:

寓言四则

《童话故事》24:灰姑娘

《中国成语故事》合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