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孩子适合看什么?《伊索寓言》

  涵同学专注亲子阅读和儿童心理,升入一年级之后,开始看图写话了,寒假我还打算让她每天写写日记。

  当她迷上《伊索寓言》的时候,这些有故事情节,寓意深刻,语言简练却富有感染力的寓言故事,让我惊喜地发现——这不就是一篇篇最适合孩子看,适合启迪孩子写作的小短文吗?

  难怪《伊索寓言》被定为三年级学生的必读书目。

  作为世界上最会讲故事的民族之一,哪怕是人人都讨厌的“说教课”,一经希腊人之口,都变得可爱得多,还能奇迹般地流传2500多年。

  很多人经常会问:古老的伊索寓言还适合给现代的孩子读吗?

  

  对此,梅子涵先生的建议是:

  《伊索寓言》闪耀的是生活的智慧,很古老,很古老,但历久不衰。这些读着会让人大笑的故事里,有骄傲、贪婪、邪恶、愚蠢;有善良、宽容、智慧和爱。生活的确有些亘古不变的真理。

  是的,文学作品不会过时,人生哲理也不会过时。

  今天就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分享一些我和涵涵读《伊索寓言》的点滴。

  即将步入7岁的小孩,在人际交往中,与家人以外的人们打交道已3年有余。他们的世界虽然简单,但也不是全无感悟的。

  《伊索寓言》将人生道理浓缩成一个个简单的故事,通过驴子、狮子、狼、山羊这些动物,或者神灵这些读来轻松活泼的形象展示出来,让孩子印象深刻,却又不觉晦涩难懂。

  每次读到这些好听的句子时,涵同学会提醒我说:“妈妈,你帮我把它画下来,我写作文时,也要这样写。”

  当孩子步入一年级之后,你会欣喜地发现,那个识了几天字的孩子,开始对文字、对成语特别感兴趣。到开始看图写话的时候,还会对优美的句子非常热爱。

  而且时不时会给你蹦出几个,意想不到的词语。

  在读书的时候,她常常会自己拿一根笔,划出成语,我给她读的时候,我就代劳了。

  渐渐地小丫头在划出成语之后,还会说一两个同义词、近义词或者反义词。

  

  比如,读到“知恩图报”时,她说反义词是“恩将仇报”。

  有时则是按组词规律来说,比如读到“千恩万谢”时,她想起了“千真万确”。

  也许正是平时这样有意识地积累,所以她在做语文题时,遇到仿写词语或者组词时,才会一挥而就,看图说话也有写不完的话。

  记得前几天她写《可爱的熊猫》,短文下有个提示:熊猫的黑眼圈,像戴着一副墨镜。

  小丫头觉着这句话没说完,就加了一句,将句子改为:熊猫的黑眼圈,像戴着一副墨镜,看起来很帅气。

  拟人化之后,熊猫的形象立马跃然纸上。

  有时读完一则寓言,我会跟涵涵简单地讨论,有时我还没开口,涵涵就简短地说出自己的感悟。

  比如在读完《狼与牧羊人》,正在泡脚的涵同学就说了四个字“擦亮双眼”。

  通过故事,去思考,去理解话外音,字外意,不正是培养孩子思辨力最好的契机么?

  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凯瑟琳·斯诺教授曾说过:人类的认知发展是有阶段性的,家长应该尊重孩子的成长规律,让孩子在合适的年龄做合适的事情,不要一味超前。

  比如阅读这件事,当孩子喜欢看图的时代,我们就不要去纠结要不要指读,好让孩子认识更多的字。

  一路走来,你会发现,孩子终有一天会开始对文字感兴趣,甚至无比热爱,趁着热火劲儿学起来事半功倍。

  而那些陪着孩子读图的岁月,虽然终将渐渐地一去不复返,但我们无悔无憾。

  

  阅读从来不应该带有太多功利的目的,总想着读完这一本,非得让孩子学点什么,不仅会适得其反,反而容易错过不可逆的美好。

  相反,那些读绘本的“副作用”总是在不经意间,在润物细无声中,早早汇集为让人欣喜的能量。

  比如:一个不用家长读题的一年级孩子,一个不需要为看图说话苦恼的学生,一个阅读能力强、有思辨力、热衷独立思考的小人儿。

  放下浮躁,卸掉焦虑,踏实向前,最好的捷径就是按正确的方法一步一步慢慢来。方能不用走弯路、不用重头来,而是徐徐到达顶峰。

  《伊索寓言》作为儿童文学,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纠结到底要不要看的,孩子爱看就给她看。

  阅读从来都是应当以孩子为主导,方能成为“悦读”或“乐读”。不然只会是大人主导下的苦差事。

  当然选书时,我们在投其所好的时候,依然别忘了咱们之前说过的“孩子无意识,大人有意识的”原则。

推荐阅读:

歷史故事 | 多行不義必自斃

成语寓言小故事【四篇】

【童话故事】海的女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